【奉天逍遙】玉逍遙是一隻貓(4)

×故事裡沒有貓可以化成人這種玄幻的設定。

×人傑地靈的部分由 @浮云梦枕 負責。

×每一章都獨立成篇,不定期更新,有梗就寫,沒梗就不寫。


4


君奉天抱那隻小花貓回來的時候,沒想過玉逍遙會醋成這樣。

他的貓有些黏糊,也確實愛吃醋,對門非常君家的地冥剛來那會兒,每天都能夠看到兩隻貓從走廊這邊打到另一邊。曾經嘗試分開兩隻貓的兩人,那段時間都被留下不少的抓痕,儘管事後玉逍遙總會一臉特別乖巧的模樣跑來挨挨蹭蹭地同他道歉,君奉天也難免心軟,不曾苛責,不過那時候他就意識到,玉逍遙真的是一隻小醋貓。過了好一段時間,兩隻貓終於從詭異的你來我往戰鬥中,漸漸衍生出了奇怪的友情,玉逍遙見到地冥的時候不再劍拔弩張,地冥遇到玉逍遙的時候也總算不會如臨大敵,君奉天還以為,有了小伙伴後,玉逍遙吃醋的習慣,已經有所改善了。

所以,今天在路邊撞見那隻小奶貓時,君奉天雖然有過一兩秒的猶豫,但出於養貓人見不得貓受苦的奇妙心態,他還是決定將那隻貓給抱了回來。大概被遺棄了不是很久,那隻小奶貓並沒有很髒,君奉天擔心沖澡會害得小貓感冒,只用熱水浸濕的毛巾擦了一遍身體,清理了爪子裡卡進去的砂石,就放任他在客廳自由行動。

玉逍遙起先十分好奇,從他抱著小貓進屋後,就一直圍著他打轉,君奉天摸不准他是什麼樣的情緒,小心翼翼放下小貓的時候,還特地觀察啦好一會兒。確認玉逍遙只是嗅了嗅對方身上的味道,沒有別的其它意思,他才稍稍放心,以為這就是他已經接納了新成員的意思。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第一次明確地感受到玉逍遙吃醋是吃飯的時候。

例行準備了玉逍遙的晚飯之外,他今天回來後又跑了一趟寵物店,買了盒貓奶粉上來,沖了一碗奶水放到了玉逍遙飯碗的旁邊。再將小奶貓給抱過來,放在小碗邊上,看著他自個兒開始慢慢舔奶,才招呼躺在沙發上一直注視着這邊的玉逍遙過來吃飯。

他想,沒準就是這兒讓他開始有點兒不高興的。

玉逍遙吃飯一向都很安靜,他聽見第一次貓叫時,就有些狐疑,從飯桌上扭過頭,就看見玉逍遙咬著靠近自己飯碗的小奶貓的脖子,君奉天嚇了一大跳,連忙喊道,“逍遙,不能咬。”他的貓聞言,還特地瞥了他一眼,卻沒有鬆口,一直把小貓叼到他的小碗那兒,把人家的腦袋往碗的邊角一拍,才氣沖沖地跑回去繼續吃飯。

君奉天有些詫異,以往就是連地冥來吃他的東西,玉逍遙就不會介意,他最多就是沖他的小伙伴叫兩聲,卻從來不會阻止。這會兒看到玉逍遙明擺著不願意分享食物,他就意識到,對方可能有點不是太喜歡這只小花貓。

然而,這小奶貓沒能學乖,他第二次歪歪扭扭地走到玉逍遙邊上時,玉逍遙忽然又叫了一聲,又急促又尖銳,君奉天急忙起身,準備要過去抱走小貓咪的,玉逍遙卻更快一步,先是叼走了小貓丟到一邊。隨即用爪子撥弄著自己的飯碗,一直推得遠遠的,小貓原地打轉,細細地嗓音直叫喚,像嬰兒啼哭似的,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玉逍遙卻只瞄了對方一眼,十分冷酷地便竄上了貓爬架。君奉天在家的時候,那個地方他不怎麼待,彷彿他才是他家貓的貓爬架。如今,玉逍遙站在高處,俯瞰着他們,目光凌厲,喵了幾聲,聲音又尖刻又銳利,像是飛快地罵了起來,君奉天有些無奈,走過去想要將他抱下來,玉逍遙卻一爪子就拍在了他的臉上,明擺著拒絕似地推開了。

這會兒,君奉天終於感受到了,玉逍遙還真的是吃醋了。


事情有一就有二,這天夜裡,到了君奉天休息時間了,他卻發現,玉逍遙沒跟著他進房,反倒是那隻小貓已經在裡頭。他看了看蜷在他枕頭上的小花貓,又看了看趴在沙發上腦袋一點一點的玉逍遙,想著即便要將小貓送走,也得是明天的事了。他不好把熟睡的小貓丟在外面,只好出去把玉逍遙抱了進來。

他的貓跌入床褥的瞬間彷彿驚醒了,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枕頭上的小花貓,喵喵地沖他叫了好一會兒,他猜這約莫是沖他發脾氣的意思,還不等他解釋這床其實足夠大,這小貓也只是睡一晚,玉逍遙就整隻貓都躥下床,跑出去。君奉天看著原來那半邊應當屬於玉逍遙的位置,如今空蕩蕩,而他的貓,自顧自地回到沙發上重新尋了個舒服位置趴好。他徹底意識到,這件事情大條了。

這一晚,君奉天睡得實在不太好,他覺得玉逍遙恐怕也是。

客廳偶爾的一些響動,都能夠叫他從半夢半醒間徹底清醒,後半夜他甚至完全沒有睡著,閉著眼睛,聽著玉逍遙時不時上沙發,時不時爬貓爬架,還時不時會跑進房裡來,跳上床看兩眼,而後又跑回去,他徹底意識到,這小貓不送走,不僅他的貓不太好,連他都不會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急忙打了個電話給同事映霜清,他記得對方先前就有羨慕他家裡養了只可愛的貓,一直也惦記着這事,只是這段時間他們都特別忙,實在沒有什麼空閒的時間騰得出手讓她去選一隻心儀的。君奉天認為沒準這也是一樁緣分,兩個人這麼一通電話就此說定了,天才剛大亮,他就連忙把貓奶粉和小奶貓一塊打包了,給映霜清送過去。

原以為,這件事在送走小貓的那一刻,就算圓滿結束了。

他卻沒有想到,這竟是另一場意外的開端。

那天以後,玉逍遙居然還是不肯理他,甚至比先前小奶貓在的時候都還要冷淡,他不再跳上他的筆電,癱成一條,等著他的撫摸,不會再為了阻撓他出門,然後翻滾在他腳邊,露出雪白的肚皮,更不會忽然飛奔躥到他的身上,佔住肩膀的位置,拼命用腦袋磨蹭他的臉頰。

他的貓,連他的臥房都不進了,話也不願跟他講了。縱然偶爾他還是能夠一不小心掃到玉逍遙趴坐貓爬架時關注他的目光,可每當他望過去,想要喊一聲“玉逍遙”或“逍遙”時,他的貓總會一溜煙地躥下去,頭也不回就跑遠了。

據對門鄰居非常君的說法,這幾天玉逍遙在他家裡待的時間,都比在自己家裡還要長了。

君奉天實在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他的貓能夠醋那麼久,連地冥那種天天照面的,跟他打得你死我活的,他都能容忍了。那隻小奶貓究竟碰到了他那一塊逆鱗,能夠讓玉逍遙一隻這樣黏糊的貓咪,跟他冷戰這麼久。這幾天實在沒能睡好的君奉天,都不禁感到真切的沮喪與懊悔,要是當初沒有將那隻小奶貓帶回來,那就好了。


然而,人類完全不知道的是,事實跟他所想像的,根本就是兩回事。

玉逍遙一點都不討厭那隻小奶貓,相反,他甚至十分喜愛對方——畢竟,一心操持着君奉天繁衍大業的貓,在對方竟然能夠抱回來一隻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奶貓回來時,第一時間想的,恐怕真的不是什麼“又一只小妖精”,而是“奉天居然帶回來我們的孩子”!即便對門那個討厭鬼地冥信誓旦旦表示人類和貓根本不可能可能繁殖後代,玉逍遙卻堅信不疑,說到底,按照電視裡的說法,他和君奉天可真的是“睡過了”的關係,君奉天能夠為他生個孩子沒有什麼好驚奇的,反正真愛沒有什麼極限,人類一切都是有可能。他的這套理論,收穫了地冥一個巨大的白眼,他甚至連“白痴”都懶得說了,扭開頭,裝作自己從來不認識他這麼一隻貓。

但不管如何,玉逍遙最初的滿心歡喜,在君奉天瞞著他悄無聲息地把小貓送走一刻,都成了無語凝噎的蒼涼。他真的萬萬沒想到,他還在享受著教育孩子進食,向孩子描述他統領的“領地”,示範如何成為一隻強大的可以打翻對門那隻小妖精的優雅的貓,並看著孩子與他的“母親”睡在一起的甜蜜畫面,不過短短一日,什麼天倫之樂都沒有了。

一覺醒來,小貓不見了,君奉天殘忍地告訴他,他已經把他們的孩子送人了。玉逍遙瞪大了一雙眼睛,簡直難以置信,他著急地追問君奉天,他的孩子送哪裡了,為什麼要送走他,而且做這樣的決定時為什麼不能夠跟他好好商量,可惜,男人都沒有回答。他只是憐憫地摸了摸他的腦袋,像平日裡一樣,親暱地吻他的耳朵尖。

那個瞬間,玉逍遙真的生氣,並且他還要用實際行動來告訴君奉天,這種完全不經伴侶同意就送走他們孩子的行為,真的太過分了。他原以為,只要一兩天,君奉天就意識到自己錯了,會來向他道歉之餘,還會把他們的孩子接回來。可是,都第三天了,他受夠了冷冰冰的沙發,也受夠了沒法向君奉天撒嬌,更受夠了對方總是欲言又止地看著他,還十分受傷的表情——玉逍遙氣呼呼又委屈巴巴地想,我才是更淒慘的那個好嗎!

然而,那到底是君奉天,全世界最好的,他最喜歡的君奉天,玉逍遙終究捨不得對他太過生氣。

到了第四天,準備妥協的玉逍遙,正要和往常一樣翻出自己的肚皮,對君奉天示好,男人就先把他撈起來,牢牢地抱住了他,腦袋都埋在了他背部鬆軟地毛裡,濕熱的鼻息呵得他又癢又熱。“逍遙,對不起。”他聽見君奉天悶悶的聲音,自背後傳來,一下子,整顆心都軟了。

“算了,奉天,我不怪你。”他掙扎着想要翻過身,男人卻害怕他逃跑似地,死死地抓住他,又到底不敢太過用力,終於被他掙得一個翻身。猝不及防,玉逍遙就對上君奉天格外受傷又害怕的雙眼,好像生怕下一秒他就會跑到他再也抓不到地方那般。玉逍遙連忙張開爪子,扒住了君奉天,敞開了胸懷,接納對方腦袋的重量,“我再也不跟你賭氣了,你別難過了,奉天。”

男人抱住他,像抱住最後的救命稻草一樣,他感受到對方深呼吸了一口氣,幾乎嘆息着說道,“玉逍遙,除了你,我不會養別的貓了。從今以後,這個家裡只有我和你,你別氣了,我們就算和好了,好嗎?”

玉逍遙愣了一下,完全沒有想到君奉天竟然這樣直白地就把他的心情全數剖出來。這一刻,他終於意識到了,原來男人居然是在吃他們孩子的醋,才決定將小貓給送走的。發現的瞬間,他整隻貓都又好氣又好笑,可終歸還是覺得,君奉天真的是太可愛了,還會吃這樣的醋。

他被逗樂了一般舔著對方的臉頰與嘴唇,輕快地笑道,“傻奉天,就算有了孩子,你也是我最最最最最喜歡的人類啊,這一點不會因任何事情,任何事物,任何貓而改變的。你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既然你更喜歡這個家裡只有我們彼此,那從此以後,我們就相依為命,再也沒有別的貓,也沒別的人。”

下定決心的那一刻,玉逍遙覺得自己一定是愛慘了君奉天了。

否則,他怎麼能夠對抗生殖繁衍這樣偉大的本能,為了對方,連孩子都不要了呢?


=

今天奉天跟逍遙喵依舊不在一個頻道上,然而不知道為什麼,一人一喵竟然又成功地達成了共識。想必這就是愛情的力量了!【誒?

另外,送到鳳儒家的那隻貓就是小離經,沒準日後有機會還會寫到。但再說吧,後續的故事應該是兄長那邊寫了。等她寫完我再接著寫下面的XDDD

评论(41)
热度(52)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