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遥】又踏杨花过谢桥(修订版,完结)

×收录本子《人间何世共逍遥》的修订版,不含任何非公开篇目。


君奉天最后一次见到神毓逍遥是在仙脚下,那时候对方撑着一口气,一路上都不肯晕过去,疼得煞白一张脸,渗出来的汗粘着白发,结成一缕一缕,混着血污,贴在苍白得近乎没有血色的脸上,看着就难受。

他将身受重伤的天迹交付到大漠苍鹰的手上,用袖子轻轻地给他擦拭干净那张清丽容颜上的血迹与泥尘,神毓逍遥一直死死盯着他,不肯轻易放弃的倔强的眼神里,透着浓浓的依恋与不舍,彷佛怕他就此把他丢下,再也不要他似的,可怜又绝望。

“等你身子好些了,我自然会来接你,你不用担心,什么都别想,好好养伤。”奉天逍遥再次连手,本应再创神话,可到底敌不过阴...

【奉天逍遥】满船清梦压星河(修订版,完结)

×收录本子《人间何世共逍遥》的修订版,不含任何非公开篇目。


你懂的。


放纵过后,君奉天抱着他到旁的河边清洗,玉逍遥脸上红潮未褪,满身水气地更添几分艳情,他懒洋洋地享受着对方的伺候,他笑瞇瞇地看着对方,没有说话,促狭的目光充满了玩味引逗的神色。君奉天这时倒正人君子起来,半点不为所动地替他打理完,系好衣衫之后,又将人放到了旁边的小舟上,自己才开始梳洗。

玉逍遥攀在船边,看着月色下,裸露光滑的背影,肌理分明,线条清晰而优美,不禁抱怨道,“奉天,这么好的身材,你方才怎么都不肯脱衣服给师兄我摸摸?”闻言,君奉天回头瞥了他一眼,大抵觉得这个问题简直胡搅蛮缠,懒得开口搭理他。

本...

【奉天逍遥】乱花渐欲迷人眼(修订版,完结)

×收录本子《人间何世共逍遥》的修订版,不含任何非公开篇目。


事情发生得突然,法儒得知天迹成为武林公敌的消息时,已是玉离经亲上昊正五道来请他出面,为天下公义亲手斩无私。君奉天听罢,一言不发,沉默得诡异。

玉离经深知他心有定见,肯定不愿意只听他们的一面之词,却还想着在此刻事情尚且还有转圜之地时,说服法儒尊驾出面擒住天迹,未来儒门出面主持公道,为天迹讨保也更有底气。日后待真相一一查明,是非黑白,自有论断,否则眼下几件事皆言之确凿,证据俱全难以推诿,就怕君奉天不愿出手,也会有人去向天迹讨要一个公道。届时事情反至一发不可收拾,那就糟糕了。

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了许久,君奉天最后却...

【奉天逍遥】却把青梅嗅(修订版,完结)

×收录本子《人间何世共逍遥》的修订版,不含任何非公开篇目。


君奉天低头萃取茶汁时,听见背后轻盈的脚步声,不必回头便知道小师妹玉箫来了。她从灶台上的笼屉和陈列木柜中的瓦罐里,分别取出了些糕点与果脯,仔仔细细地摆放到食盒中。两人各自忙活,一时无话,待了一会儿,玉箫幽幽开口,“二师兄你总是惯着他。”听起来语带怨气,想来是先前余怒未消。

他手上的功夫停顿片刻,也不知道答些什么,沉默着又继续手底下的事。

这事原是玉逍遥理亏,君奉天却总还有意无意地维护他,对着玉箫,本就无甚可辨的。

那人先前功课不做,听道课的时候不是迟到就是早退,更过分的是,有时候他早上起不来了就干脆盖上被子蒙头大...

【奉天逍遥】奉天逍遥(修订版,完结)

×收录本子《人间何世共逍遥》的修订版,不含任何非公开篇目。


如果这世上还有什么人注定前世欠了谁,疏楼龙宿大概前鉴在前,君奉天紧随其后。

这样的孽缘开头虽各有各的不同,结果都大抵相仿,约莫可以概述为:签单恒久远,真情永流传。

儒门后生世代哀其不幸恨其不争,却隐隐还是有点羡慕——毕竟人活一世,若得一人,足以倾国相待,那人必定也称得上天下无双了。

这话华丽无双的龙首大人听了,或许还会心旷神怡,笑笑便罢;若是要法儒尊驾听了去,那教导处主任的凝视可就非常人所能承受的。


“冤孽”二字,落在神毓逍遥与君奉天的缘分上,用来形容他们的前世今生,全然不为过。


当年云海仙门亲自迎...

【奉天逍遥】丑奴儿(修订版,完结)

×收录本子《人间何世共逍遥》的修订版,不含任何非公开篇目。


道会结束后,君奉天慢腾腾地走在山道上,同门的弟子和路上的童子见了他,无不恭恭敬敬地喊一声二师兄。他出于礼貌地点了点头,却有些心不在焉。

山路走到一半,忽闻一阵轻快的笑声自头顶上传来,他抬头,就见到令人心思游荡的罪魁祸首——神毓逍遥靠坐在树杈之间,嘴上咬着半个叉烧包子,一双眸子澄亮,明晃晃的全是快活的笑意。他咬了一口包子,含糊着说,“师弟起得可真早,我敲你门的时候,你都不见人影了。”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胆敢连门中道会也翘掉,惹玄尊大发雷霆。”

“啊。”惊呼一声,神毓逍遥彷佛才想起,今天的早课是半年一次玄尊...

【奉天逍遙】有狐 幕六

幕六


見天跡前來,端坐玉台之上的九天玄尊緩緩睜開眼,透徹世情的雙眼底下盡是陰霾,“我原在想,這幾日你總該要來了。”

“太初混沌有異,三界失衡,天界之中,有不容天地之物要誕生了。”天跡平素淡漠的神色裡,難得一見地出現一絲擔憂,對話生出了幾分凝重,他似有迷惑,不由問道,“我能感覺到有些什麼東西蠢蠢欲動,卻與都虛海而來的不同。這就是伏羲當初留下的,意味著‘壞’的東西嗎?”

“這點尚不能斷言,星數蒙昧,晦暗不明,興許是好事,也沒準是壞事。”九天玄尊撫鬚說道,“天界自立天序以來,有你護持,平靜那麼多年了,難免孕生動盪。伏羲所言‘天數常理,有好有壞’,恐怕是這個意思吧。不過,既然事關三界平衡,神...

【奉天逍遙】玲瓏骰子安紅豆(片段)

昨天夜裡來了一場急雨,今晨屋簷下還飄著滴滴答答的落水聲,興許是天氣轉涼了,又或是夜裡好風好雨,君奉天破天荒地晚起了半個時辰,沒有闔上的窗戶大半夜被吹開,窗台下漏了一地的水。窗下的書案被濺濕了半邊,鎮紙底下壓的畫,沾了水,暈開的墨跡糊去大半畫卷。他昨夜擱筆時,寥寥勾勒的人像,已瞧不出模樣了。君奉天收了畫紙,捨不得丟掉,隨意披上件袍子,把昨天夜裡風吹滅的燈,又再點上。他坐在燈火下慢慢地烘乾畫紙,透著暖光的紙上,依稀只有一個身影,自卷中墨色山水間模糊化開,到底廢了他一張畫。

君奉天有點惋惜,但也沒有放心上,畫中的人他太過熟悉,描摹入心,一筆一畫,仔仔細細,不減半點風采。可要落筆,卻覺得那雙總藏著笑...

【奉天逍遙】月出驚山鳥(片段)

×私設同《人間自是有情癡》,有女體,雷者慎入。

×大概是一個逍遙哥退隱後左擁右抱的故事。【別信


天池裡泡了一天的西瓜,抹乾淨了上頭的水,觸手仍生涼,神毓逍遙歡天喜地地抱著,想懷裡窩了塊寒玉似的,頓覺渾身清涼爽利。遠遠地,法儒尊駕正在亭台下等著他,難得見他沒髻冠,一頭灰白的長髮隨意地束起,扣個古拙玉環,依稀還似當年的瀟灑疏狂。他三步並作兩步地蹦過去,笑瞇瞇地向對方獻寶,“奉天,西瓜冰好了。”

“嗯。”換個別的人,若是看到他用仙腳天池浸西瓜,即便不說上兩句,臉色也難免會有點難看,唯獨君奉天,知根知底,見怪不怪,眉頭都不皺一下,伸手接過神毓逍遙手上的西瓜,望著他...

【奉天逍遙】我們仍未知道那些年追的劇的結局(6)

×論壇體系列,娛樂圈AU。

×關於電視劇都是胡扯,信了你就輸了。


接上。


……


117# 匿名


雖然看標題就有預感了,但還是點了進來,果不其然全是虐……就不能說點好嗎


118# 匿名


>>99#

仔細想想阿衍知道的可能真的只有當年親身經歷過的事,他之後重建仙門到傳位去守門,感覺他估計沒出門查過事,從邙山君最後的對話來看,他明顯就是覺得阿衍沒幹事才這麼氣啊


119# 匿名


我倒不相信溫衍除了重建門派就沒離開過仙門,阮嶠走的時候他不追就怪了


120# 匿名


>...

© 無水汪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