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至今世間仍有隱約的耳語跟隨我倆的傳說(片段)

×標題即是梗。


今年的秋老虎來得特別早,勢頭卻兇猛,還不到晌午,鎮上的酒館就聚滿了來納涼的人。生意紅火,老闆和小二都快忙不過來了,所幸這時候說書的先生趁著熱鬧,趕早了過來,拍板一敲,吸引了大多數人的注意力,一時半會兒倒沒有多少人催促,店裡才勉強緩過氣來。

男人踏入酒館時,故事正講到精彩之處,昔日血災疊歿,邪神亂世,神州傾危之刻,那些一一挺身站出來,捨身而取義的先天高手們。縱然仰仗的英雄離着他們尋常的生活都相當遙遠,卻不乏如今聽到精彩之處,不禁隨之熱血沸騰鼓舞喝彩的,更不乏聞說英雄末路,搥胸頓足憤恨交加,甚至熱淚盈眶潸然而落的。他幾乎被淹沒在喧鬧聲中,引不起旁人的注意,要不是...

【奉天逍遙】至你與我此身永不闊別時(下)

接上。


“我是此間主人。”那人說著,邁步走下了床榻,徑自站在了玉逍遙的面前,伸手替他拭去臉上的淚水,卻又似覺此舉太過唐突了,玉逍遙未及反應,他便收回手,克制地背到身後。玉逍遙猶如美夢驚醒一般,定定地望著對方,又聽眼前人說,“此地不宜久留,我先送你出去。”

“等等。”心中翻攪湧動的情緒尚尋不得一個宣洩的出處,玉逍遙此時也正是滿腹疑竇,驟然聽見這人竟一照面就要把自己送走,他顧不上許多,連忙拽住了對方的袖擺。腦海中浮出的疑問太多太多,他還不知道從何問起,可深知要輕放了對方,追尋多年的東西就真的沒了答案,玉逍遙幾個呼吸勉強凝神,故作鎮靜地問道,“既然你是墓主,那總歸有個名字吧?”

那人被他抓...

【奉天逍遙】至你與我此身永不闊別時(上)

×轉世梗。


聽到“咔嚓”一聲輕微響動時,玉逍遙就心道不好,尚來不及反應,腳下登時一空,整個人猛地往下一墜,他唯有本能地護著腦袋,寄望蒼天開眼別叫他摔死在這兒了。也虧得上下落差不大,他又是背部著地,除了頓感五臟六腑都錯了位,還沿著斜斜往下的逼仄墓道滾了滾之外,倒真還沒有傷到哪兒。

他扶著石壁站起來,伸手想要夠到背後摸摸看有沒有什麼大礙,牽扯的肌肉卻帶出一陣火辣辣的痛,玉逍遙疼得當場變了臉色,便不敢再任意妄為了。

說來也是他比較倒霉,他原是做個課題,就蹭了一個教授的考古挖掘,想著只是來做點調查研究,沒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轉眼就被困在墓中。最重要的是,他身上除了腰包裡一些研究記...

【奉天逍遙】我們仍未知道那些年追的劇的結局 番外四(完)

×遲到的中秋賀。

×最後還是用了餅乾音樂盒告白梗。



《仙魔異聞錄》第一季殺青後,君奉天又迎來了難得的假期,儘管德風那邊又送來好幾個新的電影劇本,不過他隨便翻了下,都沒有太喜歡的,也是擱下了。相比之下,作為雲漢老闆的玉逍遙則比他要忙得多,一部電視劇的拍攝,叫他落下了不少公司項目的進度的,才剛殺青,連慶功宴都沒來得及去的玉逍遙,就馬不停蹄地趕回公司,開始了各種大大小小會議的“征程”。

趁著玉逍遙忙活得不見人影這陣,君奉天回了趟家,又順道去看望了出院一段時間卻還在長期調理窩在家中無所事事的玉簫,對方這段時間正悶得發瘋,見他來得及時,如同救命稻草一般,拉著他...

【奉天逍遙】山間桃花始盛開(斷章一)

×現代玄幻AU,修仙界守門人奉天X誤入修仙界的平常人逍遙。

×系列文,獨立成章,時間跨度大,盡量保證售後。


斷章一


看到來電人顯示“好友”二字時,非常君心中總會有一種隱秘而惡罪的衝動——乾脆直接把電話掛掉,儘管距離上一次他接到玉逍遙的電話,已經是三個禮拜前的事了。然而,多年誤交損友的經驗已經讓他相當清楚明白,玉逍遙想起來給他電話通常只為了一件事:他又失戀了。

“兄弟,又要我請你吃飯了嗎?”暗自嘆了口氣,非常君接起電話,波瀾不驚地等待着對方千篇一律的開場白——兩個人之間的寒暄對答,向來自然而純熟,大抵已經演繹過無數次的緣故,多數時間裡,非常君除了捫心自...

這戲真難看。

洗完澡以後發現還是睡不著,想想還是說一下。

對斬魔錄,失望已經夠多了,氣話嘲諷吐槽也夠多了,但真的想要心平氣和說點什麼,說著說著也總會來氣。之前刪掉的微博裡,我曾經說,最難受的事情,莫過於是看著自己喜歡的東西變得一點點討厭起來,這個過程的煎熬,實在很難用文字贅述,有點像現在,我分明很想睡覺,可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累得慌,心裡也慌。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最後就是一句:算了,也就這樣了。


整個故事的崩壞,全部算給太平其實不公平,儘管所有線裡對我來說寫最爛的人是他,但斬魔錄崩塌至此,廖和邱這兩個人,至少得負一半以上責任。不管怎麼說,身為大綱和編審,完全沒有讓人覺得這故事是被把控過的,所有人,...

【奉天逍遙】瞎撩車 之三

×看圖寫文第五彈,@紅時 的咬手手圖衍生。


之三


你懂的。


=

這篇文我大概重寫了兩三個版本吧,一開始還想開假車的,後來基友跟我說,紅爺都那麼努力了,好意思開假車嗎。我想想也是。

後來我想到一個,對應的是之前有一篇年輕版的奉天逍遙,《此時還恨薄情無》,裡面寫了一個非常放得開的奉天。我想,奉天逍遙未來隱居以後,奉天漸漸也會從原來壓抑的個性,恢復到從前那個樣子吧,畢竟被逍遙蓋章“放蕩”的奉天,應該很會玩吧?

面對一個那麼會玩的奉天,逍遙瞎撩真的就是給自己挖坑啊!不過這圖真的好吃!!!太好吃了!!!讚美紅爺!!!【不過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導致我和手指過...

戲精就別來佔TAG刷存在感了,你們家令人窒息的操作還嫌不夠多嗎,我這裡存的截圖都夠掛不止一個九宮格了好嗎。只是懶得掛,你還當奉天逍遙真沒粉啊!

懂不懂什麼叫先撩者賤?知道開撕不好你在文裡公然踩奉天逍遙和奉天逍遙的粉的時候自己心裡就沒點B數嗎?以為這裡是太平盛世啊,大家都會憐愛神經病患者?當眾發病別人還能當看不見啊?有病吃藥好不好,有事沒事就拖奉天逍遙下水,你給我們家錢了嗎?

都不提最近那麼多KY,前有我截打歌片段打好TAG就有人跑我微博下提那誰,後有奉天逍遙主頁活動公然KY說那誰才是官配,今天都直接在文裡都直接YY自家出官方打歌了還踩奉天逍遙粉絲不敢說話,媽的,網易雲上奉天逍遙打歌破千評論...

【奉天逍遙】瞎撩車 之二

×看圖寫文第四彈,@紅時 的玩頭髮圖衍生。


之二


他們大多數的午後是這樣的,神毓逍遙躺在他最喜歡的藤架下懶洋洋地發著呆,君奉天就在一旁,端坐調息,或尋本書來打發時間。很多時候,他們之間沒有交談,他枕著手臂,半瞇著眼,細碎的陽光從茂盛的花枝下投下來,鋪了他一身,暖烘烘的,卻又不叫人覺得悶熱。耳邊是男人時不時翻書的聲音,神毓逍遙安心得隨時隨地闔上眼,都能睡上安穩的一覺。

很偶爾的機會,他胡攪蠻纏,非要男人彈琴哄他安睡,君奉天也不拒絕。只是,他不善音律,好好的曲子,彈得四平八穩,索然無味,來來去去都是少年時他們共譜的那一曲,反复聽來,也就只有他從不嫌棄,也不覺得厭...

【奉天逍遙】瞎撩車 之一

×看圖寫文第三彈,@紅時 的開著開著攻都不見的假車圖衍生。


之一


神毓逍遙是被滴落臉上的水擾醒的,他遲緩地睜開眼,發現天已經徹底黑了。他躺下的那會兒,午後的陽光還毒辣得很,仙閣裡卻有幾棵老得說不清楚年紀的藤花,枝椏蜿蜒盤踞在竹木架子上,垂下來大片大片的藤花,遠遠望去,如紅雲鋪瀉。他喜歡躲在底下納涼,鬆軟的泥土,毛茸茸的草甸,幕天席地最好的墊子,有時候這麼一躲就是一個下午。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就下起了雨,雨不大,被藤架擋了大半,落下來的水,都是沿著垂下來的花枝滲下來的,沾了他一身水汽。一脈清涼,倒不覺得冷。

這會兒,他終於清醒了些,抹去臉上的雨水時,余光瞥...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