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玉逍遙是一隻貓(1)

×故事裡沒有貓可以化成人這種玄幻的設定。

×人傑地靈的部分由 @浮云梦枕 負責。

×每一章都獨立成篇,不定期更新,有梗就寫,沒梗就不寫。



1


玉逍遙是一隻貓,除了臉上和背部雜了些銀灰色,幾乎可以稱得上通體雪白。他還有一雙奇特的眼睛,顏色有點深,幾乎接近紫色,趁著他那身引以為傲的長毛,漂亮得近乎妖異。小時候他住一個箱子,後來遇上了君奉天,就被他領回了家,那時候他還是個毛團子,現在他已經能夠假裝自己是條貓圍脖了。他覺得自己身上那鬆軟又順滑的毛一定很舒服,只是有點兒長,到了夏天,如果君奉天不開空調的話,他都有點難受。可他還是喜歡粘著他的人類,尤其喜歡癱軟在對方的懷裡,蹭了那人一身的貓毛,又乖巧地朝他微笑,這時候,君奉天總會有點好氣,又有點好笑,寵溺而無奈地一遍又一遍輕撫過他的背脊。他喜歡被對方撫摸的感覺,喜歡得都忍不住瞇起眼,發出“咕嚕嚕”呼嚕聲。

他覺得他的奉天是這世上最好的人類,甚至比對門會做全世界最好吃的貓飯的非常君都要好。

可惜討厭的地冥從來沒有贊同過他。

地冥覺得他簡直被迷了心竅,不懂得馴養人類也就罷了,被養得跟那些蠢死人的狗似的,實乃貓界的一大恥辱。玉逍遙聽了,總會氣得炸毛,恨不得一爪子刮過去,給他留點兒教訓,“你懂什麼,奉天每天會同我說話,抱著我睡覺,永遠不會忘記趕回來為我準備晚飯,他還餵我小魚乾。哪裡像你,你肯定連非常君的貓圍脖都沒嘗試當過。”

“你以為眩者會羨慕當什麼‘貓圍脖’嗎?簡直蠢死了,比狗都不如,狗都沒有你那樣,成天到晚就愛粘著這些產屎的奴才。”

“奉天就是奉天,又不是別的什麼人。”玉逍遙歪著腦袋,氣得尾巴一甩一甩地,“反正這種被對方愛著的感覺,你一輩子都不會懂的。”

“眩者不需要懂得這些沒有用的東西,一隻真正優雅高貴的貓,唯一需要了解的,就是怎麼樣調教好你的人類。”地冥高傲地仰著頭,冷笑著說,“讓他好好侍奉你高興就夠了。”

“奉天對我好,我就高興,我就爽,你管我。哼。”話不投機,玉逍遙便不再理他,頭一扭,又飛奔到不遠處正在跟非常君交流貓飯心得的君奉天腳邊,雙爪扒拉着他的褲腳,“奉天,奉天,地冥這個討厭鬼真討厭,我們趕緊回家好不好?”

看著自家貓似乎已經跟同伴交流完一輪感情後,又粘上來喵喵直叫喚的君奉天衝著非常君抱歉地點點頭,彎下腰來將玉逍遙抱回到了懷裡。貓咪的腦地甜蜜地蹭了上來,來回地磨蹭着他的下巴,撒嬌似的,君奉天輕輕地摩挲着他的背部,低頭親了親耳尖,才抬頭對非常君說道,“他估計是餓了,我們就先回家了,下次有機會再聊。”

“好的。”非常君微笑地點點頭,隨即也轉身抱著蹲坐在地上的地冥回了自己家。難得今天兩位貓主子見面沒有又打成了一團,他笑着摸了摸地冥的腦袋,“真乖。”

彷彿聽懂了他的讚賞,地冥低低地“喵”了一聲。得到回應地非常君十分高興,立刻表示要去給貓主子弄吃得去了。卻萬萬沒想到,他以為眼見他往廚房走去就善解人意從他懷中跳回到地上的地冥,實際上氣得不行,幾乎是氣急敗壞地掙脫他的懷抱,“非常君,如果不是看在你識趣乖乖做飯的份上,剛才眩者就要叫你臉上‘好看’!”


回了屋子裡的玉逍遙,正繞著君奉天團團轉,“為什麼這幾天都不見你請那個張小姐再來家裡玩啊?奉天你這樣不行的啊,男生要主動點啊,多約約對方啊。你那麼會做飯,一定可以用廚藝征服人家的啊。”他一邊說著,一邊又回想起那個長得有點可愛的,臉圓圓的,有點紅撲撲,感覺就像水蜜桃的女生。那是他被君奉天領回來後第二個到過家裡的女生了,而且還來了兩次。還不像第一個趙小姐那樣,一見到他,就有點嫌棄他。

張小姐人好看,聲音又甜,見到他一直誇他長得可愛。他可喜歡張小姐了。

那天兩個人在飯桌吃飯的時候,玉逍遙就興奮地轉過來轉過去,鼓勵君奉天主動點的同時,又試圖加入談話,帶動氣氛。女生在男生家裡,到底有些靦腆,君奉天又是個平日里不解風情的宅,玉逍遙真的生怕他一不小心就搞砸了自己的戀情,簡直操碎了心。幸虧最後一頓飯,賓主盡興,君奉天還特地將張小姐送下了樓。可惜的是,玉逍遙遺憾著君奉天竟然沒有紳士地將女方送回家,人一回來,他就不停地數落他,實在恨鐵不成鋼。

原本以為告吹了,沒想到,前陣子張小姐又被君奉天邀請過來了。玉逍遙認為這絕對是一個極大的進展,像這種重要的時刻,他怎麼能夠不在奉天的身邊,時時刻刻提點這個悶葫蘆該怎麼應對呢?當他們飯後聊天的時候,玉逍遙再也受不了不會說話的君奉天未免有點太過不會哄女生了,跳上他的大腿,一直試圖幫他圓場,沒想到一向默契的他們倆,竟然在女生面前打不起配合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君奉天太害羞,還是怎麼樣,真是急得他團團轉。

期間竟然還讓張小姐誤以為他不是很喜歡她,天大冤枉,玉逍遙十分委屈,他可是一隻很紳士的貓呢,即使是人類,身為一隻公貓也不能隨隨便便就輕薄人家。再說了,這還是君奉天未來的女朋友,身為君奉天的好兄弟,他才不會做出這麼逾越出格的事情來呢。

沒想到這件事到最後君奉天居然都沒有幫他解釋清楚,大概就是因為這樣,張小姐才再多沒有來過了。一旦意識到這點,玉逍遙氣得跳上了飯桌,踩在張小姐先前吃飯的位置上,又開始抱怨起了君奉天,“奉天你要再這樣下去,可真的是要孤獨終老了,你知道嗎?”


君奉天知道玉逍遙其實有點不太高興的,卻沒想到他到底對之前的那個女生還這樣地耿耿於懷。原先答應了助理的介紹,嘗試著跟對方交往一下,是因為和先前的兩任都不同,張名媛是個愛貓的女生,既不存在對動物毛過敏所以不能忍受家裡寵物的尷尬,也不會發生潔癖過度覺得玉逍遙那麼粘人有點臟這種不愉快的事情。

沒想到第一次請她到家吃飯的時候,她卻覺得玉逍遙有點太吵了。

玉逍遙是一隻愛說話的貓,君奉天領回家沒多久就發現了,他一天不追在自己身後喵喵叫個不停,就不舒服。一開始他偶爾會應一兩聲,久而久之,君奉天也習慣了每天都要跟玉逍遙聊會兒天。儘管他從來都聽不懂玉逍遙在說些什麼,然而,對上那雙精靈古怪的眼睛,他總覺得,玉逍遙懂他的。所以他從來不覺得厭煩,如果沒有玉逍遙,這個屋子跟旅館沒有什麼區別,人在與不在,都是冷冷清清的。現在有了玉逍遙,整個屋子才有了鮮活的生氣,為了照顧他,君奉天盡可能地準時下班,這種知道有人在等著自己回去的感覺,才有“家”的感覺。

他多少能夠理解,張名媛只是一時沒習慣玉逍遙的話多。不過讓他有點介懷的卻是,玉逍遙好像不是很喜歡對方,第一次見到張名媛的時候,他就焦慮得滿屋子轉來轉去,不停地叫,以往就算玉逍遙愛說話,也沒見過這麼停不下來的。他猜是之前那個人讓他印象不太好,都有點怕了。事後他也跟張名媛解釋了,他的貓有點怕生,沒準下次來就好一點了。

張名媛聽完,順著他的話,又稱讚了玉逍遙幾句,他想,這樣喜歡貓的女孩子大抵也不多見了。沒準多相處些時日,他們就能習慣彼此了。

然而,第二次他才意識到,他實在錯得離譜。

玉逍遙是只愛吃醋的貓,君奉天也知道的,但平時最多就是不喜歡他沾了對門地冥的氣息,那一天,他跳上自己的大腿,一副牢牢地霸占着自己示威的模樣,連張名媛都看出來了。她臨走的時候,私底下說,我覺得你的貓佔有欲太強了,它今天看起來有點兇,我有點怕。

聽罷,君奉天沉默著將人送下了樓。兩人一路無話,對方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撒嬌大抵用錯地方了,往後識趣地沒再有過什麼聯絡。君奉天覺得,既然玉逍遙不喜歡,儘管有點可惜,那也是沒有辦法的。

想不到一直沒有解釋的事,玉逍遙到今天都還記著,君奉天摸著他的腦袋,略帶歉意地柔聲說道,“我知道你不喜歡那個張小姐,以後我都不會帶她回來了。”話音剛落,玉逍遙興奮地跳入他的懷裡,在他腿上來回翻滾磨蹭,簡直樂開花似的。

遇上這樣一隻可愛的,喜歡撒嬌的貓,君奉天一下子心都要化開了,心底那一點點遺憾,最終也消散無踪。他想,哪怕一輩子都遇不上對的人,只要有玉逍遙,他也足夠了。


被君奉天抱在懷裡猛然地埋首在胸前,玉逍遙整隻貓都是崩潰的。

說好的默契呢!?哪裡看出來他不喜歡張小姐了,張小姐那麼可愛!

就算退一萬步來說,他不喜歡也是他的事,幹君奉天什麼事了,談戀愛可是人類的事,與貓無關。再說了,不談戀愛,結婚呢,繁衍後代呢?玉逍遙簡直欲哭無淚了,只好跳到他身上撒潑抗議,沒想到還被對方誤以為是要跟他玩。

都不知道君奉天都面臨人生最大危機了,怎麼還這麼沒心沒肺地滿心在這兒逗他。

玉逍遙無語問蒼天,唉,你說,要遇到這麼傻的一個人類,當他的貓該怎麼辦呢?

能怎麼辦啊?我也很絕望啊。

可是再絕望,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孤獨終老啊。

玉逍遙伸出了雙爪,環住了君奉天的腦袋,“傻奉天,你真是吃定我了!一個人就一個人吧,大不了,我就陪你一輩子好了。”


“喵。”

“嗯。”


=

逍遙貓大概可以參考一下這張圖——


品種是布偶,但毛色要更淺,眼睛顏色要更深,所以不是很純正。玉家貓舍出品,銘牌上的名字叫“逍遙”,所以就是玉逍遙。

全世界最最最最最喜歡的人類就是奉天。只會對奉天撒嬌,對其他人很矜持(人類視角),很紳士(自己覺得)。

在地冥到覺君家以前是樓裡唯一的貓,所以等於“山大王”,很囂張,仗著自己長得可愛到處蹭零食(但樓裡的人類很喜歡他,不過知道逍遙只親近奉天所以不會隨便摸)。特別喜歡覺君家的飯,這也是和地冥打架的原因之一,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兩個人對飼主的解讀簡直堪稱三觀不合。

如果一天以上看不見奉天就會蔫掉。每天晚上都要睡奉天床上。到了冬天喜歡趴在奉天的脖子上當“貓圍脖”,但其實覺得自己在陪對方看電視。認為奉天聽得懂貓語,然而事實上奉天根本不知道逍遙一天到晚喵喵叫些什麼,只是覺得逍遙在對他說話,所以就會跟他說話。不過逍遙還是堅持奉天懂他XDDD

差不多就是這麼個設定吧,人傑地靈的部分就交給兄長了!這個設定真的好可愛!!!

评论(14)
热度(63)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