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有狐 幕五

×再賀521,字數如祈願,奉天逍遙生生世世在一起XD



幕五


化生混沌,陰陽孕育,天跡與天界神魔諸仙,到底不同,不僅不死不滅,亙古恆長,逆回溯時之術,倘若在天界中運使,甚至不算逆天之舉。加之當初,伏羲歸於天道秩序,雖套多一層“尊奉天命”的枷鎖,卻也讓他從此為天道所鍾,只見沉息納氣,指凝一滴心血為引,在太清天中劈出一道光陰之縫。

登時,時序鳴動,天界共震,眼前景象宛若鏡中幻象,寸寸碎裂,凝固於半空之中,成就一番瑰麗奇幻之象。時光的縫隙中,自現星河,亂序的畫面紛迭而來,太清天數万年流淌的光陰河流中,只有一人的身影,映入天跡眼中——玉樹棠梨枝椏上,那人笑坐其上,正低頭與什麼人說話,如雪潔白的棠梨花宛若別在他的鬢邊,襯得他如緞青絲,彎彎眉眼,透紅臉頰,十分好看。恰似春風正少年。

他忘乎所以般,呆呆地望著這一幕,那人看著樹下的人,清亮眸光,卻猶如倒映着他的身影。

天跡想,這就是他的玉逍遙。

於千萬年的時間碎片中,冉冉生輝。

心念電轉之際,他瞬間伸手,再運陰陽顛轉之術,自時光狹縫中,攝出了這一截光陰,霎時間,時空共振之象消弭,眼前太清天重歸平靜。天跡低頭看着小心攏在掌心之中的一團隱約可見的光華,摒息凝氣,靈犀心通,逆轉陰陽,把絲絲縷縷纏繞的時序,化入縹緲雲氣中。

瞬間,霞光熾盛,自雲天中心,迅速散至太清天的各個角落,片刻後,便見天跡周遭,霓虹光影明滅,如同點點星塵,飄浮搖曳空氣之中。眼見通往過去回憶的契機已現,天跡沒有猶豫,一腳踏入如夢似幻的光芒之中,邁過浮光掠影,回溯前塵。

虛幻中,他看見走在通往九天玄尊玉台的廊道之上的自己的身影。

那時候,這兒沒有現在荒涼,廊下奇異仙樹花草繁盛,奼紫嫣紅,鬱鬱蔥蔥,簷下懸有白玉雕琢的鈴鐺,人若是經過,便蕩起陣陣仙音,裊裊傳送。遠處仙閣飛榭,重樓靈臺,高低起伏,雲海中時隱時現,他雖從來無心風景,也覺得天界之中,除卻九重天闕,巍峨壯麗,便數雲上太清天最是精雕細琢,景緻優美。

和以往拜會玄尊一樣,曾經的天跡,心無外物,匆忙而過,驚起陣陣玉鈴清脆,卻置若罔聞。他翩然踏過,雲袖輕拂,恰恰掠過了廊下被鈴聲驚醒,一隻半夢半醒的白毛狐狸。那東西蜷縮成一團,毛茸茸的大白尾巴蓋住了大半身子,遠遠看過去,像落於花木山石之間的蓬鬆毛球,可當他尖尖的耳朵驚悚地豎得直直的,一雙水潤的紫眸瞪圓了,死死盯著無知無覺,早已遠去的那人的身影,炸毛了似的模樣,格外地可愛。

游離在舊日時空之外,目睹了這一幕的奉天神君心想,這恐怕就是他與玉逍遙的初見了。


好好地睡個午覺都被打擾,玉逍遙著實有點生氣的,哪裡知道擾人清夢的人沒半點自覺,頭也不回地直直往前就走了,徒留他一個模糊的背影。深知對方此番前來,肯定為了找九天玄尊的,他輕哼一聲,幻化身形,取了捷徑,繞道前方小路上,好整以暇地等著——好歹他還是玄尊座下的大弟子,太清天上這般不給他面子的,不好好教訓一番他便不姓“玉”了。

他才掠到棠梨木上,就看見那人沿著落花小徑走過來,他狡黠一笑,眸光一閃,摘下一朵蒼白梨花,待人走近了,就對方頭上砸了上去。他暗自運勁,借雲氣成風,微風輕鬆,雪白梨花自然不偏不倚地落在那人頭上,順著灰白髮絲,滾落到地上,被他這麼一擲花驚擾,對方頓住了腳步,疑惑地抬頭。

玉逍遙挽著花枝,探出半邊身子,居高臨下,低頭說道,“玄尊此時在閉關,不見外客。”他這話倒不算撒謊,先前學習的仙法告一段落,玄尊就把他從玉台那兒趕出來,這些天他老人家一天到晚都在演算天掛,本就不輕易面客的。他不知道來者是誰,認真的情態,到底將人唬住,“你要再過去,就是打擾他老人家了。”

“本神君倒奇怪,什麼時候天界之中,竟有狐妖了。”

那人看了他一眼,明明仰視着他,神色疏離淡漠,口吻亦是倨傲。前帳未清,又結新怨,玉逍遙一時氣急,怒道,“誰說我是妖了,我乃天狐一族,塗山氏後裔,狐仙你懂嗎!”

他的誕生,本就被寄予厚望,說天之驕子都不為過。後又被塗山娘娘送來九天玄尊座下修習仙法,也不敢半分懈怠,就想學得一身本領,早日化出九條尾巴,成為通天徹地的仙狐,才不負天狐一族万年來難得一見的天才名號。哪知道眼前這人,有眼不識泰山,將他比作一般的妖狐,即便聞言,也只是眨了眨眼,並無歉意,好像他與別的狐類,無甚不同似的。

玉逍遙憤憤不平地想到,他和那些滿身騷氣,妖裡妖氣的青丘狐族哪裡相似了!

正要再開口說些什麼,卻聽對方問道,“既然你能守在此地,可是表示你能夠向玄尊通報?”

玉逍遙眼珠子一轉,頓時計上心頭,狡黠一笑,說,“這是當然的,我是九天玄尊的大弟子,你要想見他,我本可以與你一個方便。但是,你這個人,擾人清夢在前,如今又如此無狀,想平白叫我幫你,我可不樂意,你得先賠我。”

聽罷,那人眉頭一挑,又問,“要如何做,你才願意相幫?”

“你先告訴我你是誰,我再想想我該開個什麼樣的條件。”縱然心中有氣,玉逍遙到底不是莽撞之人,天界諸天神仙眾多,萬一不小心開罪了些什麼不能得罪的,莫要說九天玄尊面子上過不去,也是要叫塗山娘娘為難的。“而且,你想要我通報,我也得叫玄尊知道,是誰來找他吧?”

只見那人沉默了片刻,便道,“煩你轉告玄尊,奉天神君來見。”

玉逍遙一聽,心中暗暗吃驚,也總算明白這人傲骨何來,又是如何能夠一眼看穿他的真身的。“原來你就是三乘之一的天跡,久仰久仰。”雖是如此,見天跡一問一答,絲毫不保留的態度頗為耿直,他如初生牛犢般,不知敬畏,依舊膽大妄為,玩笑般說道,“依你能為,怕我縱有小小要求,你手到拿來,應也不在話下。”

“嗯。”

天跡大抵沒看出他眼中戲謔之意,居然溫馴應聲,玉逍遙知道對方地位尊貴,若當真如此驕傲自負,定不屑與他糾纏,如今看來,只覺得他表面冷漠,卻沒有先前可惡了。不由得氣消大半,玩心又起,信口胡扯了起來,“我聽聞有一種仙果,名為‘浮夢’,生於人界,一千年開花,一千年結果,凡人如果吃了,能在頃刻間知曉自己一生的過去與未來,正是‘電光火石,浮生一夢’之意。雖然對我們這些人,這果子大抵沒有這些功效的,不過我喜歡它的名字,聽起來應該會很好吃,可惜我以前久居塗山,不曾有幸外出遊歷,現在又修於玄尊座下,難下天界。想來你名列三乘,護持天界已久,恐怕能為非凡,倘若你願意帶我去一品這仙果滋味,今日我就不再阻攔你,讓你去見玄尊了。”

“好。”

“你答得這般輕易,我怎知你是不是要誆騙於我?”

“本神君從無戲言。”

“果然爽快。”見他神情認真肅穆,半分不見敷衍,玉逍遙不由得撫掌大笑,樂不可支,“信你一次,我這便替你去通報玄尊。”說著,他身化白狐,縱身躍下梨木,往九天玄尊的玉蓮台奔去。他本有心戲耍對方,才編了個謊,如今與玄尊說一聲“天跡在外求見”,就被師尊輕易看出來,不過他深受玄尊愛重,對方自然不會斥責於他,念叨兩句,就吩咐他趕緊把天跡請過來,玉逍遙如蒙大赦,連忙又奔回去請人。

奉天神君依舊在棠梨樹下,負手而立,眼中並無不耐,目空一切的眼神,說不出的冷淡與清寂,想到天界之中,連九天玄尊對他都禮遇有加,敬重卻也疏遠,玉逍遙就覺得,他大概是個寂寞的人罷。這麼一想,心中某根弦,隱隱約約被牽動了似的,有什麼東西,自內心深處開始迴響。

可他到底沒有多想,只覺得一會兒天跡要與九天玄尊見面,自己前面欺瞞他的事就要穿幫了,不願意對方回過頭再來找他算賬,玉逍遙匆忙說了一句“玄尊在內頭等你”,頭也不回便跑開了。

殊不料,這詭譎的態度,反而更是令人起疑。


天跡目送着那道白影,竄入花木之中,終是再也見不到,才慢慢地挪開視線。

他此番前來,只因自天道運化而生,長久平和的天界終於出現了伏羲當年曾經提及的,“有好的也會有壞的”東西,要打破個中平衡,脫軌而出了。然而,天跡到底不懂窺算天數,只好走一趟太清天,請教昔日向他授課的九天玄尊。倒完全沒有預料到,會在此處,遇見個這麼奇妙的人。

天界之中,自伏羲化秩序命數,再也沒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那人坐於棠梨花樹中,拈花一擲,笑容得意又張揚,他望著他,神采飛揚,顧盼流光的模樣,心中訝異,除了不明白一隻七尾白狐怎麼會在太清天出現,更是驚訝這人怎麼這樣大膽,竟半點都不怕他。哪怕知道他便是天跡的,態度依舊,與先前也並無不同。

向天跡討要條件,古往今來,怕是就他一人了。

卻不知道為何此時反倒跑得沒個踪影,一點疑惑,天跡收於心底,始終揮之不去,他徑自往玄尊玉台走去,除了原先要問之事,倒真的對那隻膽敢半路攔阻的小狐狸上了心。


=

終於讓逍遙出場了,超開心的XDDD

前面各種大派便當搞得整個故事好像很沉重似的,果然逍遙一出場就立馬打破這種凝重的氣氛了,他真的太可愛了,特別好玩。連高天孤月沒朋友的神君都一見面就被煞到——最主要是真的覺得對方真是好清純毫不做作(?)的呢!【別信。

最後,為了這個極限字數我又超時了,但只要沒睡覺,就當還是521!我沒遲到!


评论(9)
热度(35)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