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當結九萬期(片段)

×520賀文,字數表達的就是我的期望,希望奉天逍遙一生一世,甜甜蜜蜜!


那東西在眼前一晃一晃的,流蘇垂散,在風中搖曳蕩漾,勾住他的目光,總不自覺地往穗子上瞟。

神毓逍遙倒是很想認真專注地聽君奉天講話,可他師弟總是背過身,系於正法劍上的劍穗隨著動作,搖晃不停,彷彿那尾巴尖就撓在他心窩上,怪癢癢的。他忍了又忍,忍了又忍,到底沒忍住,趁著君奉天說得全神貫注,悄無聲息地伸出手,輕輕地撥弄了一下飄搖的絲線,觸感順滑,冰涼如水,掠過指尖,莫名舒服。神毓逍遙眸光一亮,像是發覺了什麼新奇的玩意兒,因對方略微停頓而迅速縮回的手,在君奉天再次開口時,禁不住又摸了上去。

搔癢在掌心的垂絲,流滑如緞,神毓逍遙半瞇起眼,頗有些享受留駐片刻的質感。眼見君奉天彷彿沒有察覺,他變得越發大膽起來,碰了又碰,摸完又去摸,長長的流蘇,一會兒攏在一起,一會兒散在了指縫間,玩得成了癮,神毓逍遙漸漸便忘記要聽君奉天在說些什麼了,低頭擺弄起了正法的劍穗,愛不釋手似的。

這時,穗絲一下子自手中抽離,神毓逍遙稍稍一怔,回過神來,一抬眸,果不其然就看見君奉天回過身來,靜靜地看著他。男人的眼神似乎有些無可奈何,又好氣又好笑,盯著他的目光,讓他情不自禁地抖了抖。他幾乎都要以為,君奉天準備開口說他些什麼了,卻不料,那人輕嘆一聲,竟將正法劍卸了下來。

“奉天。”神毓逍遙有點委屈,又不敢太委屈,覺得君奉天是既不願意數落他,又不想他這麼頻繁地分心。沒想到,不等他撒嬌討饒,男人就把正法連劍帶鞘都給遞了過來,他一時茫然,傻傻地接了過去,問道,“你這是做什麼?”

“拿去吧。”君奉天鬆了手,正法劍穩穩地落到了神毓逍遙的手裡,他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就聽見對方又道,“不是喜歡?”

他眨了眨眼,君奉天輕描淡寫的口吻,彷彿他隨手送了不是一把仙門神兵,不過就是隨手摘來了一束狗尾巴草似的,一時間他不知道該訝異男人的大方慷慨,還是替正法劍這麼隨隨便便就給人了惋惜可憐好。然而,君奉天就這麼望著他,神情始終如一地專注認真,好像世間一切,除了他之外,其他再都不重要了。神毓逍遙登時被他看得心都要化了,“奉天。”

“嗯?”

“劍都給我了,你用什麼啊?”

君奉天想了想,搖搖頭說,“不用了。”

“玄尊真的要被這樣的敗家子給氣活過來了。”那種篤定的口吻,實在叫他哭笑不得,神毓逍遙順勢解下了神諭的劍袋,交了過去,“我把我的給你,反正你都用過了。”

君奉天倒沒有拒絕,他接過神諭,劍指凝氣,輕輕一劃,引劍出鞘,驚雷乍現,憑空降劍器。男人手握鋒銳,低斂的眉目卻是十分懷念,指尖輕撫劍身,似懷念往昔崢嶸。那是神毓逍遙沒有參與的一場戰役,生死之間,他憑仙門秘招天風寄影,一縷劍意附於劍上,同君奉天一起,並肩作戰。

玄黃島上戰鬼麒主一役,奉天逍遙依舊,誰也不離,誰也不棄。

“我收下了。”說著,君奉天順勢一收,歸劍入鞘,反手便將神諭負在了背後。神毓逍遙看著與他那身灰白衣袍格格不入,全然不搭調,還明顯就是他喜好的劍袋,最後還是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可是奉天呀,師兄我還是更喜歡你啊,怎麼辦?”

他歪著腦袋,笑瞇瞇地去問對方,君奉天抬目望向他,眸中若含星光,深邃而明亮。只聽男人沉默了一陣,說道,“喜歡便拿去,都是你的了。”

“你說的哦。”神毓逍遙向前邁了一步,張開雙臂,抱了上去,“我不客氣地收下了。”


=

今天加班,但還是決定在我睡覺之前寫出來都算520了。

這文最大的難度真的不是交換佩劍這個梗,而是為了將字數控制到這麼極限,反正我是做到了,開心XDDD

评论(11)
热度(75)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