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一個後續(片段)

前情提要。


神毓逍遙從夢中驚醒時,發現掙動的身子被牢牢地箍在了懷裡,他稍稍定神,緩緩睜開眼,燭光明滅中,漸漸看清楚了身畔之人的模樣。君奉天垂目看著他,輕蹙眉頭,無言中,眼神透出濃濃的關切之意。他下意識地抖了抖,粘膩地蹭到對方的肩頭上,手腳並用地纏住男人結實的身軀,心滿意足地,用嘆息般的口吻喚道,“奉天。”

“我在。”君奉天一手摟著他,一手輕輕地掃過他的脊背,一下一下,撫著他披散在背後的長髮,反复地安撫着他躁動不安的情緒。“做噩夢了嗎?”

“也不算。”他剛從長久的沉眠中醒來,不知何時又會昏睡過去,原不想細說這些事,浪費兩人難得相處的時間,然而想到之前他避而不談的事,君奉天為了叫他心安,一五一十地同他坦誠交代,神毓逍遙又不想瞞着他。躊躇了好一會兒,終於開口說道,“我夢見了從前些事,當年我從昏迷中醒來,小默雲告訴我你不告而別,我沒反應過來。那時候我在夢裡,夢到我醒來的時候,你就在我身邊,結果現實中你沒有。有段時間,我分不出到底哪個才是夢,過得渾渾噩噩的,直到玄尊告訴我,從今以後我便是天跡了,我才徹底清醒過來。”

聞言,君奉天沉默不語,神毓逍遙望著他,卻能從他眼底里看得出他的自責與痛心,一時間,他又覺得,自己其實不該說這些話的。好像翻出來,就是為了怪他輕易離他而去一樣。 過了好一會兒,兩個人始終相對無言,神毓逍遙咬咬牙,正要說些什麼把這件事揭過去,卻聽君奉天先開口,“都過去了。往後,我不在你身邊的,都不過是一場噩夢,醒來便忘了吧。我就這裡,一直陪著你,不管你清醒着,還是在夢裡。”

“嗯。”君奉天倒是說到做到的,先前被他看穿了自己的惶惶不安,也是他先說乾脆睡在他身邊陪著他,這樣他每一次都能從他懷中醒來。如今看著對方難得一見懶怠儀容,衣衫單薄,銀絲垂散的樣子,神毓逍遙說不滿心歡喜,倒真是自欺欺人了。他記得他迷迷糊糊要睡過去時,還拿這事來取笑對方,君奉天卻還振振有詞表示,仙閣又無外人,神毓逍遙又常一夢不知時日,他穿戴打扮要給誰看?每每想起,他的心都要被溫暖得一塌糊塗,不由自主得寸進尺,“我不想再做噩夢了,奉天,你也能入我夢中,陪著我嗎?”

“好。”

“答應這麼快,做不到我可要生氣的。”

“你忘了,雲海仙門可是有入夢之仙法。”

“啊。”被這麼一提醒,神毓逍遙倒想起來,只是此法極為耗損精力,知道君奉天的性子,他反倒害怕這人真的這麼痴傻,平白費這元功了。連忙說道,“我就隨便說說,你別當真,我不用你來陪我。我知道你在這,不管多少次,我都會為你醒過來的。”

“嗯。”

“‘嗯’什麼呀,我要你答應我,不准用仙法入我的夢,不然我要生氣了,再也不理你了。”

“好。”君奉天望著他,卻藏不住眼裡的笑意,神毓逍遙知道他那點心思,明知道他做不到真的不理他,哪怕他真的做了,他最多也就是氣過了就算了。一想到被對方這麼治得死死的,神毓逍遙就來氣,可是左向右想都還是自己多嘴,不提這事就沒那麼多事,這會兒又開始生起自己的悶氣來。這時,君奉天又說,“我是認真的,答應你了便不會這麼做了。”

“我信你。”


=

啊,這對就是怎麼膩歪我都覺得是可以的,而且感覺兩個人都放下了過去之後,能敞開來說的話就更多XD

评论(4)
热度(48)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