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我們仍未知道那些年追的劇的結局 番外一(完)

《劍蕩江山》首映禮的慶功宴上,君奉天趁著眾人聊得熱切,率先一步悄然退出,避開了其他人,到露台上喘口氣。偷得空閒,他趁機掏出一直在口袋裡時不時就震一下的手機,果不其然又被玉逍遙刷了屏。他一手端著酒杯,一手刷著手機,逐條逐條的看過去,大多都是些毫無營養的話,卻記錄着這個人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君奉天看得有滋有味,一時間出了神,連帶著映霜清走近了都沒發現。

“這就是我們的君大影帝不愛傳緋聞的原因嗎?”

作為本作女主的映霜清,在裡頭跟君奉天飾演一對歡喜冤家,本來適逢君奉天一舉奪得雙料影帝,映霜清前一部《玉鳳台》又刷新票房紀錄,宣傳期正好藉此讓兩個人炒點緋聞,帶火一把。沒想到當即就被君奉天一口拒絕,不留任何餘地。映霜清跟老顛也算一對老牌搭檔,自然能從這位大導演那兒知道君奉天性子太傲,看不慣炒作的風氣,所以從前寧可悶頭熬著,都不想靠譁眾取寵走紅。但今天再看,一向不苟言笑的君奉天竟然在不演戲時,也能夠有這麼溫柔的表情,一雙星眸掩藏不住的溫和笑意,彷彿不是風靡眾人少年老成的天才影帝,不過跟最普通不過談戀愛的毛頭小子差不多。不由得出言調侃,“我還以為真的那麼‘清高’,原來有人悶聲不響地在地下藏了個人?”

見了人,君奉天便斂起了過分燦爛的笑意,收好了手機,禮貌地點點頭,“霜清姐。”

看他不欲透露更多的模樣,映霜清也不再逗弄君奉天了,晃了晃手中的香檳杯,笑道,“公司對藝人私底下的親密關係雖然不怎麼約束,但你眼下當紅,下次還是注意些比較好。”

“我會的,謝謝霜清姐。”知道對方有意提醒,君奉天心中感激,輕輕地與對方碰了碰杯。

映霜清卻在這時,留意到了君奉天襯衫上的袖扣,如星子般神秘深邃的紫色,綴在銀灰色的法式翻疊袖上,格外亮眼。原以為君奉天更喜歡規規矩矩的白鑽或黑曜石,沒想到竟會用到這般悶騷的顏色,她由衷地稱讚了一句,“袖扣挺好看的。”

“嗯。”君奉天偏了偏手腕,低頭望去,輕柔的目光落在嵌着紫寶石的袖口上,過分凌厲俊俏的面部線條,一下子又柔和起來。“別人送我的。”

“看來是真的有這個人了。”映霜清一副了然於心地微微一笑,“那你最好還是提前跟公司報備一下,不然哪天一不小心,就害得全世界都要手忙腳亂的了。”

聞言,君奉天眨了眨眼,卻沒有說什麼。映霜清似乎還想與他再談兩句,恰在這會兒,裡頭出來有人喊他們,大抵又是些走過場的應酬。好不容易爭取出來透個氣兩人對看一眼,只得無奈又好笑地一前一後地進去了。映霜清走在了前面,回過頭時,看見君奉天放下了酒杯,又整起了露出一截的衣袖。她留意到對方指尖輕輕帶過袖口的瞬間,竟稍稍地停留了一下,輕撫過寶石光滑的表面,動作輕盈得如同撫過情人的髮梢,莫名地,有種不小心撞破了什麼的不好意思的感覺。隨即,趕緊轉開了視線。

另一邊,絲毫沒有覺察到映霜清的君奉天下意識地摩挲着出門前玉逍遙親自給他穿戴上的袖扣,因映霜清一席話,心緒飄忽,想到了當時那個人低眉順目,仔仔細細地給他戴袖扣的認真專注的模樣,那會兒,他差點兒就要把心裡藏了許久的話都說出來了。可是玉逍遙渾然不覺,笑意盈盈地搗騰好了他的袖扣,還十分熱絡地邀功,瞧著他無知無覺的天真無辜的樣子,到了嘴邊的話,君奉天又全數吞下去了,只得順著對方的話,稱讚了一句他眼光獨到,這袖扣他十分喜歡。

其實,他倒是想說,因為這顏色像你的眼睛,我才喜歡的。

卻不知道玉逍遙到底明白了沒有。


=

《劍蕩江山》就是之前論壇體提及的,奉天在仙魔異聞錄之前唯一演過的古裝電影,故事有點喜劇性質,比較歡樂,女主就鳳儒吧我可喜歡她了!有機會番外會再提到他為什麼會接這部劇XD

靈感來源是我在查資料的時候,看到別人提到有些場合穿法式袖口的襯衫會默認這個男人有家室了,原因是這種襯衫袖口需要袖扣,以前一般都是由另一半幫忙穿上的。

這也是為什麼奉天說完袖扣有人送,鳳儒就從開玩笑變成確認啦⋯⋯⋯⋯當然也怪奉天太會秀XDDD

评论(4)
热度(39)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