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別是惱人情味(完)

× @浮云梦枕 《隔世歌》的番外,糜爛生活2.0版本。

×前文請見:正篇  番外




彷彿在夢中,玉逍遙都感受到惱人的目光,駐留在他身上,將他整個人都細細描摹了一遍又一遍,他覺得身體疲累,沉甸甸的,意識都迷迷糊糊,卻始終睡得不安穩,過了好一會兒,到底轉醒。昏暗的暖帳裡,暖融融的,甚至有點熱,掌心,額上,都起了潮氣似的,有點黏糊,身子倒是清爽的,想來先前撐不住昏睡過去前,已經被人打理乾淨了。他被人擁在懷裡,寸縷未著,他掙動間,肌膚在輕薄的衣料上滑過,還有點癢。

玉逍遙眨了眨眼,昏沉的腦袋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曖昧不明的微弱光線裡,依舊有種不知今夕何夕的荒唐之感。他慢慢抬眼,果不其然對上了君奉天的視線,男人似乎毫無睡意,直直地盯著他看,可那雙深沉如墨的眼眸裡又宛若載了星塵,幽暗中亮得嚇人,眼底藏不住的一腔柔情又恰似透不進去光的沉淵,叫人跌落進去了,就再也出不來了。他忍不住湊過去,輕輕地咬了一口對方的下唇,低聲喚了聲“奉天”,四肢都幾乎纏了上去。

君奉天好像在嘆息,卻還是將他摟得更緊密些,好讓兩具身軀再無間隙地親密貼合到一起。

“怎麼不再多睡一會兒?”

“都是你害的,你這樣看着我,我怎麼睡得著……”玉逍遙埋首在君奉天的肩窩裡,男人的心跳,那溫暖又安心的氣息,緊緊地環繞着,包裹著他,他好像整個人又開始渾身軟綿綿地,抽不出半分力氣。他啞著嗓子埋怨,口吻輕佻得卻如撩撥,“分明就是你不肯讓我好好休息的。”

似乎從鼻間裡哼出的笑聲,君奉天的吻輕盈地落在他的髮梢上,“那我不看你了。”

“那也不行。”玉逍遙伸手,拽著他的頭髮,頑劣地拉了一下,男人順勢低下頭來看他。他緩緩地摸上了對方的眉眼,久經風霜,跨過了生離死別,君奉天的模樣雖與記憶中並沒有多少不同,可眉宇間,眼眸裡,露骨而熾熱的深情,卻不似從前壓抑,他看著他時,就好像在這個世上,只有他玉逍遙能入得他了他的眼,被他珍而重之地放入心間。他用指尖描着君奉天的眉梢眼角,笑瞇瞇地,又蠻不講理地說道,“我喜歡你這樣看著我,奉天,好像你愛得入了迷,都捨不得挪開視線了。”

“我還不夠愛你麼,玉逍遙?”

你懂的。

“你……”君奉天看起來很是猶豫,不知道該起身出去,還是仍留在這裡,玉逍遙自然知道,他跟自己同樣捨不得離開對方,那種空蕩蕩的失落感,比氾濫的情慾還要折磨人。他躊躇許久,終於還是鬆開手,躺在他的身側,“我陪你再睡一會兒。”

“我睡不著。”玉逍遙扯了扯男人的袖子,“我悶得久了,才有點缺氧,要不你陪我出去走走?”

君奉天上上下下看了他一眼,“你走得動嗎?”

他自然是走不動的,如今他手軟腳軟,骨頭跟拆下來重新拼過一般,連每根關節,每寸血肉都酥軟乏力,想到兩人的瘋狂,饒是平日里沒害沒臊的玉逍遙,都被問得臉上一熱。羞澀感來得快,去得也快,玉逍遙到底功力深厚,臉皮厚得不減當年,垂眸片刻,就抬眼笑道,“你抱抱我,不可以嗎?”

男人並沒有意外他的答案,似是無可奈何地,縱容地道,“好,你先起來換身衣服。”

“為什麼要換?你不是說仙腳無人麼?”玉逍遙懶洋洋地坐了起來,一絲不掛,大大咧咧地就向君奉天伸過了手,見男人聞言擰起了眉頭,他還十分有理地解釋,“反正都要脫下來的,穿起來多麻煩。”

一瞬間,君奉天看他的眼神真的有種難以言喻的絕望。玉逍遙反倒有點委屈了,這話他先前也說過,那時候君奉天捧著飯進來,看他寸縷不著地坐在那兒,便給他遞來了一件衣衫,他嫌待會兒又要剝下來,丟到地上去,就直言相拒。那會兒君奉天望了他一眼,到底沒說什麼。如今男人雖然同樣一言不發,可神情凜然,絕不贊同之意溢於言表,玉逍遙不想為這種事跟他分辨,只得退讓一步,嘆口氣說道,“給我那件脫起來不太麻煩的。”

兩人各退一步的折中辦法到最後,玉逍遙披了件袍子,腰帶鬆鬆垮垮地束著,裡頭依舊什麼都沒有穿。君奉天抱著他出了門,他空蕩蕩衣袍下晃蕩的修長大腿,乍泄春光,激情留下的痕跡,宛若點點梅花烙印,清晰可見,陽光底下,卻有種墮落糜爛的奇異美感。男人雖然看起來正氣凜然的,玉逍遙仍是留意到他的目光輕掃間,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兩眼。

想著君奉天強作鎮定決心當個正人君子,心裡不知道為著他掀起怎麼樣的波瀾,他就覺得男人非常可愛,忍不住湊上去親吻他的臉頰,“奉天。”

“嗯?”

“我也愛你。”

仙腳不知歲月,四時亂序,繁花醒木,正是爛漫,然而,懷中人的笑,卻比滿目妖嬈更艷。君奉天心中一動,低頭吻上了他的眼瞼,他的動作輕柔,不帶絲毫的情慾,玉逍遙睫毛輕顫,輕掃過他的唇,那種酥酥麻麻的癢,一直蔓延到心底,永不止息。

他想,這樣綿綿密密的,停不下來的渴望,彷彿不過就是,共樂平生,獨醉逍遙,如此而已。


=

寫完我覺得好像也不是很糜爛?

不知不覺反而去刷奉天男友力去了……一定是法儒爸爸都覺得太糜爛了,不該這麼折騰逍遙!好好好,就不折騰,回頭你們最好只看花,別的事情都不要做XDD

评论(16)
热度(62)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