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楚】猶記多情 幕三

幕三


楚天行當個江湖遊子,也有大半輩子了,奇人異事,多有見聞,許多事情早就見怪不怪,卻從未遇到過一個像夸幻之父這般,耍流氓耍得如此理直氣壯。

男人攬著他的腰,力道大得他險些以為要被揉碎在懷裡,他靠得太近,四目相對,兩人的鼻尖都差點兒要抵在一處,氣息糾纏,曖昧叢生,夸幻之父微微垂眸,視線在他臉上巡迴,彷彿連根細微的毛髮都被窺得一清二楚。頂不住這樣熾熱又露骨的目光,楚天行緊張得心臟失序,瘋狂亂跳,“咚咚”地直達腦門,宛如在耳邊轟鳴似的。如果不是對方堪堪停住,沒再更進一步,他真的懷疑這人要親上來。

然而,男人只是摟著他,什麼都沒有做。

眼下這種窘迫詭異的情形底下,楚天行混亂的心思有種說不上來的微妙之感,好像覺得,夸幻之父的臉皮恐怕要更厚一些,便是親下來,也沒有什麼不對。可惜這樣古怪又可怕的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就幾乎將他嚇呆了,愣上好半天,才意識到要抬頭將人推開。

他使勁地用力,原以為男人不願放手,沒想到夸幻之父居然真松了手,反倒他反應過度,被慣得連退幾步,撞在船頭的甲板上,船身一震,發出了一聲悶響。一時輕舟晃蕩,楚天行又差點兒要站不穩了,男人腳步稍挪,雖仍在原地不動,腳底卻有一陣氣勁透穿木板,在水底激盪,竟穩住了搖搖晃晃的船,也叫楚天行勉強站住了腳。

他抬頭正要說謝,但看到夸幻之父便聯想到剛才的情景,話到嘴邊,又重新咽了回去,轉而說道,“夸幻之父,‘山海奇觀’貴重,不管你如何作想,於楚某而言,你我終究素昧平生,這東西我受之有愧,你還是收回去比較好。”說著,他將那本滿載奇珍異變記錄的書冊遞還了過去,卻見夸幻負手在背,半點沒有要收的意思,手僵在半空中,實在尷尬。“夸幻之父?”

“卬送出去的東西,就沒有收回的道理。不管你如何作想,對卬而言,你就是卬熟悉的那個楚天行。”

楚天行眨了眨眼,看他實在不肯收,他也不好總拿著在手上,只好置於桌上。男人的堅持,到底叫他有幾分無從著力,仔細想想,甚至能夠理解這種毫無來由的執著。

他曾有一個夢,為著這個夢,他不惜離家遠行,他怀揣着這一生太短而到死都求之不得的害怕尋仙問道,他放舟五湖,四海漂泊,無依無靠,一人一劍一壺酒,都只是因為他信着這麼一件旁人都無法理解的事——他這一生,終究會找上一個人,再同他做一次朋友。

正是因為理解,楚天行慨嘆之餘,到底無可奈何地說道,“但對楚某來說,你卻再陌生不過了。”

這世上,終究有些事情,是不能夠勉強的。

楚天行狠得下心,說出這樣的話,他甚至都做好了男人震怒的準備,可是,他又再次錯估了對方。夸幻之父乍一聞言,臉色確實一沉,他沒有說話,只是安安靜靜地望著他,那樣的眼神,楚天行難以形容,他最初以為是挫敗,而後想想,又不太像。男人興許有那麼一瞬間到底被他傷到了,始終篤定倨傲的神情裡竟添了一分與他氣質截然不同的黯然,但轉瞬即逝,飛快地,夸幻的目光又恢復了先前的堅定,眼底雖掩不住失落的陰霾,他究竟沒有勉強他。

“你還想說什麼?”

這下,反倒楚天行感到了幾分內疚,他咬咬牙,把心一橫,說道,“沒有人會相信一個陌生人無緣無故地對自己好,楚某自然不例外,即便你說與我相識,可我終究沒有任何印象了。”他頓了頓,接着又道,“我不輕易許諾旁人一生的。”

有時候,他也想不到,傷人可以這麼輕易,他不肯信他這事實,讓夸幻之父有那麼一刻看起來就如同遭到遺棄的困獸。他垂下眼,像是為了斂去傷情,在楚天行看來,卻是真切地感受到男人身上蔓延的蒼涼,彷彿他尋覓了這一輩子,竟是為著這麼一個答案。

楚天行都要懷疑,是不是真的曾在前世,他有負此人,今生才會被追討前債的。

沉默了好一會兒,夸幻之父再次抬眸,“無妨,卬可以先做你的朋友。”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何況楚天行到底是心軟了,卻不置可否,只是哭笑不得地說了一句,“夸幻之父,沒有人會這麼跟人交朋友的。”

“卬不懂,卬從前只有一個朋友。”夸幻之父似有所思,眸光輕柔,大抵在懷念些什麼,“他來與卬交朋友的時候,還抱怨過說‘交朋友很累’。卬後來想,若有來世,卬要同他做朋友的話,就不會再讓他受累了。”

夸幻之父說著,目光最終卻是落在他的身上,楚天行原是一邊在聽,一邊在心裡頭腹誹,你這般蠻橫霸道不講道理的,無怪乎朋友那麼少,那個還想同你做朋友的倒霉悲催,楚某當真心疼他——可到了對方的視線直勾勾地朝他投來,再無可避時,他終於意識到什麼般,呆愣原地:不對,等等,他說的倒霉悲催該不是就是我吧?


=

對,就是你,老楚你就不要掙扎了XDD

老夸雖然有點被打擊到了,不過想想以前自己也不是那麼輕易說話的人,所以他也沒有覺得老楚很難攻略,明白重點自然會轉移方向。重點還是,老夸不僅只有老夸的部分呀,還有老曇的部分呀,所以對老楚好和對老楚很強勢完全不衝突,沒毛病!

评论(13)
热度(49)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