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滿船清夢壓星河(片段)

你懂的。



放縱過後,君奉天抱著他到旁的河邊清洗,玉逍遙懶洋洋地享受着對方的伺候,臉上紅潮未褪,滿身水氣地更添幾分艷情,他笑瞇瞇地看著對方,沒有說話,促狹的目光卻充滿了玩味的神色。君奉天這時倒正人君子起來,半點不為所動地替他打理完,係好衣衫之後,又將人放到了旁邊的小舟上,自己才開始梳洗。

玉逍遙攀在船邊,看著月色下,裸露光滑的背影,肌理分明,線條清晰而優美,不禁抱怨道,“奉天,這麼好的身材,你方才怎麼都不肯脫衣服給師兄我摸摸?”聞言,君奉天回頭瞥了他一眼,大抵覺得這個問題簡直胡攪蠻纏,也懶得開口搭理他。

本就是血氣方剛,兩人之間,這樣地縱情不算少,幕天席地地也是常有的,有一回還差點叫送飯的玉簫撞見。玉逍遙再沒皮沒臉不害臊地,都不敢被親小妹知道這事的,那次之後,君奉天在外頭甚至連衣服都不脫了,也不太折騰玉逍遙的衣服,好像他衣衫半褪的樣子還更好看些似的,後來到房裡也少有機會將他剝個乾淨。這般明知故問,玉逍遙存得什麼心,君奉天實在了然得很。

玉逍遙自討沒趣,不至於置氣,卻也沒了興致再去開對方的玩笑的,一場酣暢淋漓的情事過後,他到底有些累的,躺在船上,不一會兒便昏昏欲睡了。這時君奉天總算搗騰完了,帶著一身清涼氤氳的水氣在他身旁躺下,玉逍遙從善如流地湊了過去,大大方方地枕著對方的手臂,蹭進他的懷裡。

“奉天。”

“嗯?”

“為什麼呀?”

玉逍遙這種沒頭沒尾取中間的問法,大概也就君奉天聽了才能明白他究竟在問些什麼,他側過頭,嘴唇輕輕擦過了他光潔的額頭,輕盈得彷彿一個親暱的吻。只聽他似有些無奈,口吻依舊輕柔地嘆道,“你笑起來好看。”

聽罷,玉逍遙忽然撐起了身子,俯瞰着君奉天,就見他唇邊漾出了一抹笑意,眼眸亮晶晶地,閃爍着星光,他衝他笑,猶如花開滿樹,春晴瀲灩。接著,玉逍遙低頭,輕啄他稍稍舒展的唇畔,說,“你笑起來也好看,師兄喜歡。”

“嗯。”君奉天捏了捏他的脖子,鼻間輕哼一聲,眸子裡卻藏不住溫柔的笑意,令人一時沉醉。玉逍遙順勢又趴了回去,動作間,扁舟輕晃,耳邊俱是蕩漾的水聲,靜謐夜色中,引人入夢。兩人都一些困頓,卻勉力打著精神,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天,依偎著彼此,衣衫底下投來的暖意,暖融融地,不一會兒就開始昏昏沉沉地。

玉逍遙撐著沉重的眼皮,望著月朗星稀的廣袤夜空,一種突如其來地天地蒼茫,獨餘他們二人相依為命的孤獨又溫暖的感覺,自心底漫上來。他拖著濃濃的鼻音,含糊地說道,“奉天,我們一輩子都在一起好不好?”

“好。”

“以後都不分開了?”

“嗯。”

簡簡單單的話,沒有猶豫,答得堅定,玉逍遙彷彿到了這一刻,才總算真正地心滿意足。


=

官方爸爸這麼給力,還能寫什麼呢,只能隨便開開小破車了XDDD

大概就是奉天練劍練到興致上頭結果被逍遙一眼蕩魂決定開搞的故事吧。並沒什麼邏輯。

评论(22)
热度(56)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