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有狐 幕一

×架空,這是一個關於奉天神君和天狐玉逍遙的故事。

×通篇胡扯,不適者慎入。


幕一


九重天闕,青雲薄霧,仙氣渺渺,宮闕仙台,白玉為階磚,金石為柱梁,滿目茫茫映白裡,煌煌不可逼視。這是三十三重天之下,天界最恢宏壯麗的景色,也是諸天神仙往來駐留最多的地方,以此為地標,劃上玄天十八重,下靈天九重,再之上,便是連久居此界都無能窺視的太初混沌之境。相傳天界中,如今僅剩天跡一人,知曉那兒究竟是何等模樣了。

如今,鬼麒主策動幽界深處魔族大軍,悄無聲息越過神魔不許界,直逼九重天闕而來。

無人知曉他如何做到的,魔軍進犯之時,仙道尚不及不反應,節節敗退。眼見萬千魔族兵臨城下,就要踏上九重天闕雲階之時,天幕盡頭,巍然浩瀚劍意驟然襲來,虛空凝出巨大透明劍身,磅礴降下,在魔兵與雲階之間劃出壁壘分明一道劍痕,寒光凜然,劍氣縱橫,離得近的魔族,承受不住劍意入體,無不爆體而亡,神魂俱滅。

此時,只見一人傲然現身於天闕雲階之上,居高臨下,俯瞰諸魔,如萬年冰雪不曾消融的巍峨孤峰,亙古而立,清絕孤冷,他略微偏頭,輕掃一眼,冷哼一聲,氣態輕蔑,全然不將來犯者放在眼裡。

“天界豈容魔道猖獗,再有以身犯界者,”那人聲音不大,傳得卻遠,在場仙魔,無不清晰聽聞,他頓了頓,最後吐出一個字,更是鋒銳凌厲,凜然不可犯禁,“死。”

幽界諸魔,個個聽得下意識抖了抖,也不知是怕了那道半空劃下的劍氣,還是這個宛若出鞘利劍,鋒芒不斂的天界之人。這時,鬼麒主忽然開口,字字句句,憤恨得咬牙切齒,“君奉天,你竟沒死!”

“大膽!”

“放肆!”

此話一出,九重天闕兩大守關仙者異口同聲地喝道,其中一人隨即又接著怒斥,“憑你天界罪人之姿,也敢直呼神君名諱?”

“不過前塵往事,既然本神君能歷劫回歸,世上便再無‘君奉天’。”來人正是下凡歷劫,最近方歸的天跡奉天神君。他原是百年之前就該迴轉天界,中間不知出了什麼岔子,如今見鬼麒主這般模樣,自然也不難想像當是他從中作梗。

昔日神魔之戰中,原為麒麟真君的伏字羲因走了邪道,曾被尊奉天道,護持天界的天跡打下凡界,剝奪其真君之能。想不到萬年以後,這人最終仍是不知悔改,以致墮落魔道,現在更是勾結幽界,撕毀神魔不許的約定,犯禁九重天闕。即便不為他下凡歷劫之事,單就勾結妖魔,進犯天界,就足以能夠叫天跡執法,滅其形魂了。

“伏字羲,當初念在你到底一心為天界,不惜犯禁,因此我出手將你打落卻沒削你仙骨,也不封你記憶,便是寄望你能夠歷劫重修,洗練自心。想不到你終究偏執太過,一念成魔,以至萬劫不覆。”天跡望著他,神情淡漠,也看不出到底有幾分惋惜之意,只是這般倨傲磷峋的訓話姿態,卻叫鬼麒主更恨意滔天,“事到如今,你可還有話說?”

“千差萬錯,不過就是我棋差一著,看來當日那對救你的狐狸兄妹確實通天徹地之能,也不知道究竟付出怎樣的代價,才能讓你從九死無生的險境脫離,成功歷劫歸來。”鬼麒主羽扇輕搖,似對眼前局面,一目了然,負隅頑抗也再無意義,怒極反笑,諷刺道,“然而,你都忘了,是不是?”

聞言,天跡沉默不語,鬼麒主笑聲越發猖狂,“可憐玉家兄妹為你不惜拼盡一生,寧可身死道消也要護你周全,到頭來,終究錯付。好一個‘世上再無君奉天’,天跡,你可當真可悲可嘆。”

“這便是你要說的了?”任由鬼麒主妄言刺探,天跡依舊不為所動,只見他雲袖翻覆,劍指微揚,虛空中輕描淡寫地再劃一道劍痕,森寒劍意,透骨而來,釘入五臟六腑,血脈骨骼。鬼麒主受他一劍,經脈俱損,神魂將裂,口吐朱紅,單膝跪地,又聽天跡說道,“伏字羲,墮入魔道,勾結幽界,越神魔不許界,進犯九重天闕,其罪深重,理應削仙骨,剝神魂,裂元魄。念昔日乃麒麟真君應命而生,神魔一戰為天界貢獻良多,如今本神君親自出手,免你罪苦。”

“天跡,你不必這般假惺惺,成王敗寇,我本無怨尤。”鬼麒主笑意陰森,詭譎離奇,“更何況,到頭來最可憐的人也不是我。雖沒能叫你死在人界確實遺憾,不過能讓君奉天從此失去最重要的人還不自知,亦算不枉。我期待有朝一日,明了真相的天跡,內心何等煎熬痛苦,可到那時,天上地下,你都再尋不出一個鬼麒主,給你報仇泄恨了。希望屆時你還能一如今日,道心持重,不被動搖分毫啊。”

聽罷,天跡一言不發,手起劍光落,孤絕劍意凌天襲來,一劍劈碎鬼麒主神魂,只見他身體寸寸剝落,終化為齏粉,散入煙雲之中,從此魂飛魄散,三界再也不存伏字羲此人。

眼見鬼麒主伏誅,幽界眾人俱是惶恐,就見天跡望著鬼麒主在自己手中煙消雲散,若有所思,沉默之際,聖母九嬰率先踏前一步,“幽界受鬼麒主蠱惑,破壞神魔不許之約,本有錯處,但上位者決策,聽令者無辜,如今我代表幽界,願降天界,還望神君網開一面,免諸人死罪。”

“可以。”天跡回過神,瞥了對方一眼,說道,“幽界自封萬年,死罪可免。另外,魔族撕毀神魔不許的約定進犯天界,此事不僅幽界需擔,魔族亦要共責,本神君既為‘天跡’,守天道有序,如有違背者,皆能定其罪。如今魔族罪不容赦,我要再挪神魔不許界碑,爾等可有異議?”

神魔不許的界碑是神魔一戰之後,魔族飲敗,與天界劃地而治的憑證,受此屈辱,魔族萬載銘記在心。天跡揚言挪碑,自然是更進一步縮減魔族用地。此番幽界犯禁,本就尚未跟魔族他界互相通氣,如今此舉,魔族內部能容下幽界的,怕是再也沒有了,聖母九嬰恨在心頭,卻為保子民性命,不得不咬牙吞落。

“但憑神君吩咐。”

“即是如此,便都退下吧。”說著,天跡袖風輕拂,騰挪倒轉乾坤陰陽,幽界萬千魔類便已回到神魔不許界的範圍。萬年之前,神魔一戰,他尚不是那幾位魔族始祖的對手,如今歷劫歸來,境界再進,怕是再有對壘之日,也難說勝負了。聖母九嬰驚疑不定,內心惶惶之際,卻見眼前山河傾覆,雲海翻攪,聳立萬年的界碑果不其然再被往前挪動了八千里,頓時啞然無聲,恨天跡,更恨鬼麒主。

可惜,一人身死魂滅,另一人看都不看,拂袖而去,直往九重天闕之上,杳無踪影了。


=

說好的白狐梗……終於開坑了。我是真的傻呀,我當時構思的時候為什麼就想著開篇就是看奉天打爆鬼麒主,前後改了好幾遍都還是不滿意,最後還是決定刷足逼格這個版本令我最爽,就這麼寫了XD

其實奉天真的忘了白狐兄妹,才會讓逍遙苦等千載,所以這個後面基本上都是回憶殺,但有些部分我不會詳述,當初怎麼回事大家看梗的大綱都知道了,感覺再寫沒有什麼驚喜。著重描寫的部分當初大綱裡沒有放出來的,敬請期待吧XDD

评论(14)
热度(52)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