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共君此夜須沉醉(片段)

君奉天收到神毓逍遙傳書時,還以為他又撞上了些什麼事,鑑於明裡暗裡都不乏想搞他的人,天跡需要幫忙的話,法儒尊駕總歸能空出時間來了。他依約前往,神毓逍遙彷彿早已恭候多時,夕暮下,男人獨立花樹下,微微抬頭,專注眼前落英繽紛的模樣,嫻靜又端莊,清風徐來,拂過他手上的醉逍遙與袖擺,衣袂翩躚的樣子,倒是有幾分逍遙散仙的韻味。

只可惜,這人要能一直安靜下去,不說話就好了。

神毓逍遙見了他,三步並作兩步,蹦蹦跳跳就湊了過來,一身仙氣登時毀個幹幹淨淨,君奉天眉頭一跳,那人便開始滔滔不絕地嘮叨起來,大抵又是什麼他成日宅在那無聊的儒門不利身心健康之類的廢話。一邊說著,他一邊拽著他,提腳就走,“走啦走啦,師兄帶你去放鬆放鬆。”

——感情這人浪費他時間還是出來玩的!?


夜裡的秦淮河總是浮華絢爛而不落風塵艷俗,兩岸雕樑畫棟,水上往來畫舫,懸在晚風輕送中的燈籠搖曳,倒影淮水上,漾起粼粼波光。水波輕晃,燈火曖昧,滿樓紅袖招搖的婀娜多情,都帶著詩情畫意般的風情與嫵媚。

君奉天置身其中,眉頭緊鎖,一臉苦大仇深,只有像神毓逍遙這等向來不看別人臉色做人,腦洞清奇的傢伙,方能全然不察他此時已是盈滿怒氣,苦苦壓抑,顧念着對方新傷舊患的,才沒將人掀翻在地痛扁一頓再說。

任憑他如何做想,都萬萬料不到天跡膽敢拉著他到此等地方——如果此事還叫儒門的人知道了,怕是能被嚇得魂飛魄散。

“師弟可還記得你我當年恣意妄為,偷偷瞞著玄尊跑去花樓喝酒聽曲子的事?”

聞言,君奉天更是愁眉深擰,憂心忡忡,簡直恨不得將當年那個少不更事的自己一腳踹進這秦淮河中——省得天跡回憶過往,他聽著糟心!

“可惜當初名絕淮河岸的纖雲弄巧早作白骨紅顏了……”神毓逍遙說得還好像很惋惜似的。隨即,他一雙眸子明亮,笑意盈盈,獻寶一般,又道,“不過,最近傳聞金陵又來了位名姬,好像叫折柳來著,聽說人長得美,曲子唱得好,詩詞歌賦樣樣精通,更善音律,我就想帶你一塊來看看。”

君奉天倒是十分想就此拂袖而去,可是瞧著神毓逍遙殷殷切切的模樣,又不忍開口相拒了。

這段時日,他們總分兩地奔波,見面的次數到底少得可憐,縱是天跡邀約的藉口實在爛到地心裡去了,他為着開解他而勞心勞力的樣子,終究仍會使他一再心軟。

也罷,反正捨命陪君子,碧落黃泉都能走,舞榭歌台難道能吃人不成?


秦淮兩岸輕歌曼舞,紙醉金迷的氣息,熏得遊人未飲便先醉了。奉天逍遙兩人坐在清河曲坊的暖閣上,樓下絲竹樂聲瀰漫着浸入層層紗帳中,曼妙繾綣的歌聲陣陣傳來,神毓逍遙一手把着玉盞,一手應和着輕輕擊打着節拍,慵懶肆意的姿態,彷彿十分沉溺似的。反觀君奉天,正襟危坐,一杯清茶,茶香氤氳,低垂着眼,心不在焉卻不知道想些什麼。

婉轉曲調過半,神毓逍遙捧著酒盞靠了上來,眸色朦朧曖昧,昏黃燈光下,恍若比酒氣更醉人。

“奉天覺得此曲如何?”

“靡靡之音,少聽為妙。”法儒尊駕一身正氣凜然,言辭聽著猶如斥責,活像帶了股商女不知亡國恨般的憂國憂民,口吻卻相當輕柔,彷彿不過同天跡玩笑一般。

神毓逍遙眨了眨眼,微微一笑,在帷幕濃光淡影交疊與香酒氣色裡,壓着的幾分迥異的情緒,漸漸上浮,清淺目光中,隱約已有三分醉色似的。君奉天不動聲色地扶著他歪倒過來的身子,神毓逍遙髮冠仍是撞歪了些許,青絲暮雪,順著脆弱的頸項絲絲縷縷地垂散,燈光下看起來,色澤卻是暖的。

神毓逍遙撩撥人還是相當地有一套的,露骨而矜持,進退有度,好像有意,又像無心之失般無辜。

君奉天低頭看了他半晌,最終也不得不甘拜下風。他嘆了口氣,神情倒是沒怎麼變,一如平日心若昭昭日月般澄明的表情,一字一句認真說道,“我們換個地方。”


你懂的。


君奉天穿戴好衣物後,發現神毓逍遙還舒舒服服地側臥在床榻之上,衣衫不整,姿態倦懶,簡直成何體統。男人卻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笑得奸詐險惡非常,“奉天,我現在手軟腳軟,起不來了,都是你害的,你要負責。”

早知道應該一早將這人從暖閣上丟下去,一了百了。省得下床之後才開始悔不當初。

可君奉天到底不如神毓逍遙臉皮厚實,並且他骨子裡還是個相當厚道又溫柔的人。

大抵早就吃準了這點,神毓逍遙十分不知廉恥地大大方方接受法儒尊駕的伺候——他坐在銅鏡前,男人一絲不苟地站在他身後為他綰髮戴冠,三千銀絲如瀑,似他人般纏纏綿綿,繞在君奉天的指尖,溫情而眷戀。

神毓逍遙透著銅鏡與他對上了眼,目光溫雅而潤澤,“如何,走一趟秦淮河,師弟可放鬆些了?”

輕描淡寫,卻略帶幾分以身飼虎的大義凜然似的。

君奉天不由得輕輕一愣,沉默了片刻,說,“不分輕重。”

“唉呀,奉天你啊——”

“不過……”他們終究都是擅長壓抑自己的人,難得的縱容,才換來此情此景。君奉天垂下的目光,輕柔地落在神毓逍遙的身上,慢慢又道,“此責你我共擔。”


=

我發現除了捅刀,寫肉也照樣可以舒緩壓力。只是我發現這對的肉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姿勢寫才好……所以以後乾脆還是捅刀吧。【誒?

评论(14)
热度(45)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