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俏本《殊途》通販預售


封面/插圖:@紧紧紧紧常闭关

內容:正文《殊途》+番外《五次人們發現雁王的不對勁,一次俏如來也發現了》

字數:5萬字

規格:A5/簡體橫排/內頁不含封84P

價格:25元

預售時間:即日起至6月29日晚

發貨時間:七月上旬

通販頁面: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4323282134


Q&A

Q:我是台灣/我是香港的,可以在此頁面購買嗎?

A:內地,香港和海外的朋友都可以在缺一少十工作室這裡購買本子,如果是台灣的朋友,請移步到@小鳥巢之屋 的FB諮詢詳情。包括625步江湖布袋戲Only在內,台灣的代理一律授權他們負責,謝謝。

Q:會有現貨嗎?

A:我會根據預售情況來定,但極有可能不會有現貨,或者只有少量現貨,請盡可能地在預售期間購買,謝謝。

Q:這次印刷和之前重印的本子(即參與CP18及步江湖Only販售)的內容有什麼不同?

A:正文和番外的內容都是一致的,只有使用的字體和排版稍改動,並且為了感謝等待已久的各位,增加了一張內插作為福利。由於印場的不同,選紙可能也會有點不太一樣,一切按照實物為準。


番外試閱——

……

事以至此,本该无话可说,御兵韬想了想,却还是说道,“俏如来,借一步说话。”说着,他望了一眼雁王,对方哼笑一声,倒不用他们动身,自己先一步走远。他特地避开了铁军卫布下的眼线的位置,站在了目所能及的灌木丛附近,遥遥地看过来,离得远了,神情变得模糊,竟没有丝毫的不耐。看着实在古怪得紧,他不由得问道,“是你与雁王合作?”

俏如来自是知道他问的不仅仅只是凰后一事,可他面露迟疑,斟酌了半天,才低声说道,“我们不只是合作。”话音未落,方才神情镇定自若,脸色如常的俏如来,这会儿倒是忍不住微微有些脸红耳热。

饶是御兵韬见惯了风浪,也不觉一愣,不由得蹙起眉头,担心地说,“他非良人。”

只见俏如来眨了眨眼,又想起了什么,忽而一笑,“良人未必就是最好的。”

“你若想清楚,不后悔,那我就只有一个忠告。”御兵韬顿了顿,“墨家钜子,只能是你。否则,此事我绝不会善罢罢休。”

“俏如来明白,多谢军师关心。不过师兄……”他转过头,两人隔空对望了一眼,俏如来又接道,“暂时不会再有动作了。请军师放心。”

“你称他师兄。”

“是。”轻轻一句,御兵韬明白,俏如来这辈子,都不会为此而感到后悔了。他抬头,雁王尚在远处等着他,半点没有靠近的意思,尽管他也不算是多话的人,总归没有这么沉静过。太安静了,就像他心甘情愿沦为钜子身后一道幽深的影子,寂寞无名。

这太不像雁王了。他想。

……

“爹亲明白墨家钜子的重任,但眼下只有你我父子二人,暂且先将事情放下,休息一下吧。”明白不久之后,自己的儿子又要踏入江湖,史艳文更希望,俏如来能够享受正气山庄里,难得的片刻安宁。“说来,你小时候看书就容易入神,无怪方才是上官先生应的门。”

“孩儿……”史艳文用的借口不算高明,他关心俏如来,到底又不想逼迫他,这样明显的试探,若是俏如来当真不愿说,他也就不会再问了。父子两人心照不宣,俏如来脸上泛起红晕,踌躇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抬头,轻声说道,“孩儿如今与师兄住在一起。”

同榻而眠,其意已是不言而喻。纵然史艳文有些诧异,可如果这就是儿子的选择,他也愿意相信,俏如来的判断。“你自幼聪明伶俐,活泼机灵,又十分懂事,善良孝顺,有你在身边,父亲除了担忧你的安危,竟没有什么可操烦。如今一转眼,你都担得起这个天下,父亲唯恐这样的担子太重,将你压垮,恨不得以身相代,让你平安喜乐,就此一生。”

“爹亲……”

“你长大了,精忠。”史艳文彷佛想到了小时候,扑到自己怀里的,寻求依赖的小小的孩童,转眼间,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了,不由得有些慨叹。“这么多年来,父亲一直以你为傲,除了你的快乐顺遂,也忽觉无甚可盼了。有时候,多希望你还是以前爹亲怀中的小精忠。”

“孩儿永远都是爹亲的孩儿。”

“是啊,爹亲也永远会是你的爹亲。”他微微一笑,就像儿时那样,轻轻摸了摸俏如来的头。“和上官先生在一起,你开心吗?”

俏如来目光一闪,低垂眉目,似在思索,过了好一会儿,才答道,“嗯,但并不只有快乐而已。同师兄一起,我也会有伤心,愤怒,难过,想念,担忧,害怕……许多不同的情绪。我不是为了快乐才和他在一起,而是与他在一起了,我们才能分享人生种种喜怒哀乐。”

……

正巧这天他有事要去尚贤宫一趟,昨天半夜才睡下的上官鸿信竟还挣扎要爬起来,睡眼惺忪地准备穿衣束发,他神色虽无不耐,也不见生气,俏如来却心知他总归是不大情愿。回头将他重新按下,“你继续休息吧,这么大个人,你还怕我丢了不成?”

他本不愿意挑个这么匆忙的时间与上官鸿信说分明,可上官鸿信到底了解他,眉毛一挑,歪着脑袋盯着他看了片刻,说道,“我说怕你离开,信不信?”

“不信。”瞧那人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的模样,哪有半分真的担惊受怕了,俏如来把人往床上推了推,“你要没这点自信,之前怎敢这么设计我。”

“你又知道,我不是在赌了?”自羽国回来后,他们俩再也没有谈过当初的事,原是俏如来有气,上官鸿信纵无悔意,但一点不诚不恳的愧疚多半还是有的。便是没有,他也装出自己十分抱歉的模样,才是俏如来所认识的那个人。

如今两人倒是终于肯说开,也算是彻底放下了。他看男人眉眼轻佻,一副兴致高昂的样子,好像随侍准备再去兴风作浪一番,当真妖孽。只好将人往被子里一塞,没好气地说,“你当真不得消停。”

上官鸿信没说话,笑了笑,拉着他手,又扯着他待了好一会儿,俏如来任凭他牵着,也没有挣开。他低垂着头,男人侧卧在床上,静静地望着他,彷佛这世上,除他之外,再无他物可入他的眼。一剎那间,天下之大,竟真的像只剩下他与上官鸿信二人,独居红尘一隅似的。 

……

(本文作為本子福利,不在網絡放出,想要閱讀全文請購買本子吧XD)

评论(2)
热度(7)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