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至今世間仍有隱約的耳語跟隨我倆的傳說(片段)

×標題即是梗。


今年的秋老虎來得特別早,勢頭卻兇猛,還不到晌午,鎮上的酒館就聚滿了來納涼的人。生意紅火,老闆和小二都快忙不過來了,所幸這時候說書的先生趁著熱鬧,趕早了過來,拍板一敲,吸引了大多數人的注意力,一時半會兒倒沒有多少人催促,店裡才勉強緩過氣來。

男人踏入酒館時,故事正講到精彩之處,昔日血災疊歿,邪神亂世,神州傾危之刻,那些一一挺身站出來,捨身而取義的先天高手們。縱然仰仗的英雄離着他們尋常的生活都相當遙遠,卻不乏如今聽到精彩之處,不禁隨之熱血沸騰鼓舞喝彩的,更不乏聞說英雄末路,搥胸頓足憤恨交加,甚至熱淚盈眶潸然而落的。他幾乎被淹沒在喧鬧聲中,引不起旁人的注意,要不是櫃前的小二眼尖,余光瞥見他突兀在其中左顧右盼地尋着些什麼,怕要被晾在原地好久。

儘管故事精彩絕倫,店小二總不好怠慢了客人,只好忍痛割愛,上前去招呼他。

男人說自己是來買酒的,三斤千日甘,再切一斤牛肉,加一籠叉燒包,都要打包。

這會兒廚房還忙著,酒水都好說,吃食卻還得等上一等,男人點點頭,直說無妨。

小二不好叫人站著空等,想說招待了茶水,叫他聽一會兒說書,這陣子正好說到當年雲海仙門的兩位仙俠的故事,這地方說書的先生也算酒館的活招牌的,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勝,肯定不叫他白聽了吃虧的。

男人卻搖搖頭,彷彿對這些故事都不太感興趣,只問他先前走來,路過西邊的那個小村莊,村頭有哭喊聲,他遠遠見到漫天黃紙和飄飛的白幔,不知道那兒發生了什麼不幸的事。

小二愣了一下,不想有人問起這事,可惜這事在這一帶都晦氣得很,他有些躊躇,掙扎半天才悄聲跟男人說道,“那是‘龍王娶親’。”

這是一樁近十年才開始發生的慘事,西邊一帶村落臨水而居,幾十年了都沒出過什麼大事。這幾年不知道怎麼地就開始河水氾濫,沖毀莊稼,還捲走漁民,害得村里頭的人不得安生。後來有個道士打扮的人經過,說裡頭有個龍王被村里頭的捕魚人攪醒了,一生氣,才降下懲罰。起初這些村民們害怕,都想著要搬走,可惜龍王法術高強,人離了地方不久就患病死去,更甚者,第一年的大水直接淹上來了,累得周遭民不聊生。沒辦法之下,人們就請那道士作法,安撫龍王,那道士也確實有那麼點道行,能穿三界,溝通鬼神,之後便有了村民與龍王立誓,不僅修廟供奉,還要每年夏秋之際送上一位“新娘子”,龍王就能息怒,保來年風調雨順。走又走不得,留也留得不安生的村民,只好每一年都抓閹,落到誰家女兒頭上,便是誰家被龍王“看上”了,聽似一件神聖非常的事,卻真真切切是那一家的不幸。由於龍王廟修在村尾,祭拜的人只敢到村頭,一年都有這麼一回,今天卻正好給撞上了。

“都說‘龍神保佑’‘龍神保佑’,我看真的神仙,哪會這般行事殘忍,當年神州災劫,那些挺身而出的‘神仙’們,哪個不是捨己為人。怕是有妖作亂才對,可惜咱們力弱,敢怒不敢言,倒是前兩年還真有仗義的少俠挺身而出的,不過一去就再也沒回來。”小二說到最後,嘆惋地搖搖頭,“只怪咱們沒生對時候,也沒生對地方,遇不上書裡那樣好的人,只能這樣得過且過,偶爾聽聽書聊以慰藉了。”

男人眨了一下眼,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付了銀兩後,說道,“煩請把東西包好,我一陣子再回來拿。”

“人客官這是要去哪兒?”

“去看一看那‘龍王’吧。”

“您莫不是也想著斬妖除魔吧?”店小二一臉驚恐,連忙將人拉住,“你不知道,上回來的,可是玄妙觀的高足,都給折在裡頭,我看您連道劍都沒有一把,可就別去送死了。”

只見男人輕輕掙開了店家的手,一晃眼,人竟都掠到幾丈之外,身法飄忽詭異,不似尋常俠客,小二被嚇得一愣一愣,又聽見對方聲音遠遠傳來,入耳竟還清晰可聞,“無妨,我聽說這附近有邪蛟作亂,自然有備而來。還請店家注意顧好我買的包子,別讓它涼了。”

男人這一走,小二連書都無心聽下去了,轉身進去就將這事告訴了老闆。老闆原也一驚,不過隨後還是勉強鎮定說道,“算了,客人的事,那容我們置喙,上次玄妙觀來的,你可見有人拉得住?讓他去吧。”

“那……他買下的東西?”

“準備好吧,回不來了,就留祭奠時用吧。”

話雖如此,兩人還是一同站到了門邊,一邊應付着店裡的客人,一邊舉目眺望,隱隱地,還是期盼著男人的歸來。

所幸的是,男人並沒有叫他們等得太久,就回來了。他一如來時這般,悄然無聲地進了酒館,一下子就被店家與小二給圍住了,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會兒,發現他連衣衫都沒沾濕,不由得大感好奇,“客官您這是……這是已經除妖回來了?”

“嗯。”男人點點頭,徑自接過了小二一直拿手上的油紙包和酒壺,“麻煩二位了。那隻惡蛟的屍體我已經交給村民看顧了,過陣子應當會有雲海仙門的人前來處理,往後你們不用擔心水禍為患,更不用害怕被永遠束縛此地。”

“仙……仙人……”老闆一聽,聞說是“雲海仙門”臉色已變,再看他說得這樣雲淡風輕便解決了困擾十年的禍亂,更是感激,直直地就要跪下去,拉著小二一塊叩謝恩公。

男人比他更快一步,扶住了兩人,搖搖頭,“不過一介凡夫,路見不平罷了。耽擱這許久,只怕有人等得不耐煩了,我不便久留,先告辭了。”

“等等……”看著旁邊老闆猶在出神,小二急忙問道,“恩公至少告知我們名字。”

“哈。”聞言,男人卻是一聲輕笑,足一點,眨眼間,人已遠去,老闆與小二面面相覷之際,背後滿堂喝彩裡隱約傳來說書先生拍板一響,悠然結詞,何懼魔浪滔滔,雲海一笑,神諭正法仗義,奉天逍遙,只願攜手江湖,笑傲今朝。


“你真慢。”倚在甲板上的人,腦袋枕在交叉雙手上,悠哉悠哉地翹著腿,扭過頭,懶洋洋地看了岸上行來的人一眼,笑道,“時至今日,也總算輪到我對你說這句話了,奉天。”

君奉天一手提著酒壺,一手抱著油紙包,飄然馭風,輕踏上船,小舟輕輕一晃,周遭漾出陣陣漣漪。那擱在船尾的竹竿一動,拉直的勾线便松了,玉逍遙見狀,又說,“瞧你,累我餓了半天肚子不說,還把我的魚都驚走了,這下你說,該如何賠我?”

這人說得理直氣壯,全然不顧魚竿在船尾,他卻在船頭躺得舒舒服服曬著太陽,半點沒有釣魚的心思這一實情,顛倒黑白,胡攪蠻纏,君奉天看了他一眼,玉逍遙頓時便心虛起來,低眉順目地輕喚了他一聲“奉天”。

男人嘆了口氣,實在拿他沒什麼辦法,只好把懷裡的叉燒包與牛肉都遞了過去,“正好有事耽擱,便遲了。”

“讓我想想,你該不是又那麼‘剛好’路過了我們先前說好要‘一起’去找的那條惡蛟的地盤,所以見當地慘狀,心生不忍,‘一不小心’,‘沒來得及’等我,就‘自己一個’把事情給解決了吧?”玉逍遙拎著叉燒包,包子雖還熱乎着,卻開始泛潮,有點軟了,他一看就知道,又是君奉天撇下他,偷偷一個人行俠仗義去了,不由得氣鼓鼓地咬著重音,笑瞇瞇地準備興師問罪來了。

君奉天心知瞞不過,也不敢再對著玉逍遙藏些什麼事,乖乖地“嗯”了一聲,算是認了。

“說好的攜手江湖,笑傲今朝呢,你就是答應我這樣組隊的?”玉逍遙瞪了他一眼,見君奉天低斂着眉目,一副溫順聽訓的模樣,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便道,“你這臭脾氣,我可真是服了你。”

“上次你也瞞著我……”

“你還要和我計較了是不是?”看君奉天一臉想要反駁又不好反駁的樣子,玉逍遙就不耐煩地打斷他,“當真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我的好師弟,從來對我予取予求的好奉天,如今竟然也開始要數落師兄的不是,唉,你就說吧,是不是外頭遇上了年輕俠少,你心生喜歡,準備要換人組隊來著?”

說著說著,玉逍遙兀自腦補得起勁,君奉天雖也是見怪不怪了,可這會兒還不免對師兄這滿腦子的大戲感到汗顏。不得已,只好伸手來將人拽到了懷裡,說,“沒有別人,只有你。”

“呃……”看君奉天一臉認真專注,眸含深情,玉逍遙玩笑都不敢鬧得太過了,窩在男人的懷裡,揪著他的衣襟,心虛說道,“隨便說說。”

“方才,我在酒館裡聽到別人說我們的故事了。”男人更是體貼,知道他不自在了,便隨即換了話題,“發現許多事我都沒他們記得清楚。”

“你真的能忘?”

“你說的,難過的事情我們都不要記,我便不去記了。”

“那就好。”玉逍遙笑了笑,又問,“那故事裡的我們聯手是不是威風八面,天下無敵?”

“自然力挽狂瀾,拯救蒼生,一如我們所願。”

“哈,我喜歡這樣的故事。”玉逍遙眨了眨眼,俏皮一笑,“下回,我們一起去聽。”

“好。”


——願蒼生不再哭泣,願邪惡不再猖狂,願家園得到圓滿,願正義永不消滅。

——願你我從此相伴,永世奉天逍遙。


=

新劇看完,我反而沒有上週悲痛了。一來是黑瓜大魔王各種解釋來龍去脈真的太好笑了,全程腦子裡全是谷阿莫的聲音,搞得明明一個悲壯的退場我卻生生看出了喜劇效果,二來是最後老伯那段,在我看來就是一個開放式的結局,要信了就是攜手江湖,江海寄餘生的退隱結局,不信也是仙山再會,奉天逍遙生生世世在一起的結局。

我個人是傾向於退隱的,首先是那個老伯臉上的胎記,很明顯就是當初與奉天告別那對爺孫裡的孫子,所以這個時間線已經是很多年以後了,其次是玉逍遙的墓沒了,唯有留下玉簫的墓,再就是老伯提到的是兩位恩公的託付,還記得一直都是奉天拜託原來那對爺孫幫忙掃墓,直到上週離別之際都是他一個人在託付這件事,怎麼到了多年後老伯卻說是“兩位”呢?最後,最重要的,也是我我最願意相信的一句話,“到現在,傳說還有很多人親眼見到他們降妖除魔”。不管怎麼樣,反正我是信了。

而且,就退場而言,明明是逍遙先走一步,怎麼到了後面奉天牽著他上船時,卻是逍遙讓奉天等他呢?感覺就是多年以後退隱的場景,所以我還真的不太悲傷得起來。心裡頭更多的可能還是對這一部角色的發揮上留有的遺憾,但對於為奉天逍遙回坑這件事,倒是沒有什麼可以後悔,甚至說圓滿一樁心事了。

爆肝碼了這篇文,主要還是因為很有梗的結局,另外就是我希望兩個人浪跡江湖以後,奉天可以變得稍微活潑一點,兩個人又有了些以前針鋒相對的味道。不過這需要他慢慢學會放下,一點點地改變,而逍遙也一樣,兩個人都在慢慢地恢復過往的奉天逍遙,有點臭屁,有點好玩,有點不知天高地厚地意氣風發,嚮往著好的事,還沒有經歷過那些痛苦和磨難。或者說,他們走過無間地獄以後,漸漸學會去超越那些曾經困擾著彼此的苦楚,真正地開始“奉天逍遙”了。

這也算是我對他們未來最美好的想往和祝福了吧。

评论(18)
热度(220)
  1. 普梅拉迪亞一片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