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我們仍未知道那些年追的劇的結局 番外四(完)

×遲到的中秋賀。

×最後還是用了餅乾音樂盒告白梗。



《仙魔異聞錄》第一季殺青後,君奉天又迎來了難得的假期,儘管德風那邊又送來好幾個新的電影劇本,不過他隨便翻了下,都沒有太喜歡的,也是擱下了。相比之下,作為雲漢老闆的玉逍遙則比他要忙得多,一部電視劇的拍攝,叫他落下了不少公司項目的進度的,才剛殺青,連慶功宴都沒來得及去的玉逍遙,就馬不停蹄地趕回公司,開始了各種大大小小會議的“征程”。

趁著玉逍遙忙活得不見人影這陣,君奉天回了趟家,又順道去看望了出院一段時間卻還在長期調理窩在家中無所事事的玉簫,對方這段時間正悶得發瘋,見他來得及時,如同救命稻草一般,拉著他陪著玩了好幾天,看他比親哥都還親。

臨別之際,依依不捨的玉簫將他送出了門,君奉天與對方四目相對,發現玉逍遙的小妹躊躇間,有些話慾說還休,便站在門邊等著她。大抵相顧無言,沉默到尷尬,玉簫終於忍不住抬頭,頗為八卦地問道,“君大哥,你跟我哥說了嗎?”

君奉天愣了一下,卻也不意外玉簫怎麼看出來的。他喜歡玉逍遙這件事,從來沒有瞞過誰,早些年他離開雲海獨自到德風發展的時候,有一次和老爺子的談話裡,對方就已經試探過他的態度。不過那會兒他許多事情都還沒有想明白,被老爺子覺察到了心事都還不自知,以至於等回過神來的時候,老爺子竟都悶聲不吭地把整個雲海都差不多交到玉逍遙的手上了。

顯然覺得他這兒子不能指望了,兒子未來的另一半他還看好些。

不得不說,就雲漢近幾年的財大氣粗,君奉天不得不佩服父親也的確高瞻遠矚。

他出神了好一會兒,便又聽玉簫說道,“其實別看我哥挺精明的,感情的事情上,他還是有點遲鈍的,你要不說,要以後他把你當一輩子好哥們,可別來找我哭。我可不想自己一代男神,最後淪落到個成渾身上下散發着失戀的淒淒慘慘戚戚氣息的死基佬。”

君奉天眨了一下眼,沒來得及張嘴,就見玉簫補充道,“我覺得你們也就只差這麼臨門一腳了,你都不知道,自從仙魔開播以來,大家就都等著‘奉天逍遙’什麼時候出櫃了。人民群眾的眼光是雪亮的,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在猶豫什麼。”

這件事他倒自覺有些冤枉,旁的人,連老爺子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硬生生地將他想成個“單戀沒前途”的苦逼情癡,功成名就卻愣是愛上個鋼鐵直男還被別人當哥倆好所以默默守著不肯表白。情場如此失意難怪事業這麼得意,怕不是為著那點老年人的自尊,他爹都要明目張膽地來問他到底什麼時候跟玉逍遙表白了。

不料居然玉簫都是覺得,是他太過掙扎,也是玉逍遙太過心大。

然而,他卻清楚,他和玉逍遙之間,根本不是他們想的那個樣子。

說心照不宣也好,說彼此都在等一個更適合的時機也罷,那個人一顆玲瓏七竅心,又怎麼會真的看不穿他究竟在想些什麼。所有人都認為他們始終缺了互相靠近的那一步,可誰都沒有他們兩個人清楚,他們真正缺的,不過就是把話說出來而已。

但是,一前一後竟都有兩個身邊的親人主動找他說這件事了,君奉天不由得失笑,可能自己真的太令身邊的人操心了吧。想到此處,下定了什麼決心的君奉天,輕輕拍了拍玉簫的肩膀,說,“我會挑個時間跟玉逍遙說的。”

“擇日不如撞日,再說,過兩天就中秋了,告完白再一起過個節,豈不是美滋滋?”玉簫狡黠一笑,大病過後,這個往日古靈精怪的小姑娘氣質也隨之變得溫婉許多,只有這種時候,到底看出來了,不愧是與玉逍遙親兄妹,連頑劣的表情都相似得驚人。“要爭取早日成為我的‘哥夫’啊!”

“胡說什麼,當心玉逍遙知道了,他又要被氣得夠嗆。”

“反正氣到炸肺也只是你會擔心,我又不心疼。”

對於這對兄妹平日裡總是針鋒相對的相處方式,君奉天哪怕見怪不怪了,仍有幾分哭笑不得,“回去吧,過幾天玉逍遙得空了,我們再來看看你。”

“拿不下他就別過來了,我實在丟不起這個人。”

“嗯?”

“誰讓你是我男神,你這麼慫,會顯得作為粉絲的我很沒有面子的。”

“你啊,別總學你哥,滿嘴歪理。”可惜玉簫只回了他一個鬼臉,就冷酷無情地把大門給關上了,還真的有幾分,表白失敗乾脆別再來的狠絕——所以說,君奉天實在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居然能夠叫誤會至此,他對著玉逍遙,就真的有這麼無能為力嗎?


玉逍遙好不容易忙過一輪,回到家裡,卻發現本應該在休假的君奉天竟然不在,稍感意外之下,看到沙發的茶几前還攤著仙魔第二季的劇本,不由得松了口氣,知道對方應當只是短暫出個門而已。

他這段時間出門的時候君奉天還在睡,回到家的時候君奉天已經房門緊閉,內裡透不出光,估計也睡下了,除了冰箱留的夜宵,和他早上會順道為對方準備好的早餐,兩個人只能依賴着微信往來,維繫着少得可憐的那點聯繫。

期間玉逍遙各種開會見人赴宴,忙得跟個瘋狂打轉的陀螺似的,前幾天送來的仙魔第二季的劇本還被束之高閣,唯有在劇組群裡偶爾窺見的一些聊天記錄裡,彷彿透露着第二季還能玩得更大虐得更慘的信息。以至於死去活來之際,他還不得不偷空叫人去給編劇寄盒刀片過去,示意自己真人雖沒有空前來將他真人PK掉,但買兇蓋他布袋的心也是不死的。

然而,這麼多天,永夜劇作家只回了他兩條信息,第一句是“呵呵”,第二句是“君奉天對劇本很滿意”。搞得玉逍遙心癢難耐之餘又百思不得其解,想找君奉天吧,兩個人連聊個電話都匆忙,就乾脆不浪費時間用來聲討編劇了。

這會兒,趁著君奉天不在,玉逍遙也氣空力盡難得折騰,就癱在沙發上開始看劇本。

看著宛若脫韁野馬般神展開的劇情,玉逍遙簡直目瞪口呆,然而,那一段段被重點標註的福利戲碼,一時間又叫他臉紅耳熱,實在不知道該痛罵地冥一頓好還是乾脆請他吃飯好。粗略地翻完以後,玉逍遙放鬆了身子整個人窩到沙發裡頭,想著君奉天獨自一人呆在這兒看劇本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是不是特別想念他?更甚者,他看到那些描述的字句,會想像到許許多多糟糕的事嗎——他會因為這個劇本,看到自己都硬了嗎?

想著想著,玉逍遙就覺得自己大抵真的太過火太流氓了,紅著臉,笑著把自己捂進了小抱枕裡,差點要窒息了才抬頭,深呼吸一口氣。目光卻瞥見了個放在茶几邊上的盒子,先前他一心一意想著劇本的事,都沒發現這個大盒子什麼時候放在這兒的。想著平時君奉天也時不時給他買些零食大禮包的,玉逍遙一個翻身坐了起來,興致勃勃地抱著盒子準備拆起來。

打開才發現,裡頭放得全是餅乾,各種各樣的口味都用,中間卻安安靜靜地躺了個獨特的方形盒子,材質特殊,似木制的又似牛皮紙盒,做成一個留聲機的模樣,卻只有巴掌大小,看著就可愛得緊。君奉天向來知道他喜歡收集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以往在外面拍戲看到了,都會給他買回來,如今眼前這個盒子,玉逍遙縱然覺得新奇,也不會有多大的驚喜。

他剛要拿到手上把玩了一下,就看到底下壓了張說明,原來這個玩意兒還不是一般造型獨特的盒子,而是一個餅乾音樂會——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這個禮盒全是各種口味的圓形餅乾了。原來餅乾就是留聲機的“黑碟”呀。

玉逍遙看著歡喜,一邊讀着說明,一邊就拆了包餅乾,聽起了音樂。一聽才發現,這音樂會還不是市面上賣的那種放爛大街情歌的餅乾音樂會,這顯然是君奉天為他特製的,裡頭全是奉天逍遙當年合唱的歌,從他們最初出道的那一首,到他們成名的那一首,到他們獲得金曲獎的那一首,甚至還有仙魔異聞錄的溫衍和阮嶠那首主題曲以及他們還在玩翻唱時,一同譜下的屬於奉天逍遙的那首曲子。

一時間,玉逍遙既驚喜又意外,忽然就跟過節似的,情不自禁拆了好幾包的餅乾,一直循環了好久。聽著他們曾經一路走來,並肩演唱的那麼多歌曲,玉逍遙驀然發現,他跟君奉天好像猶如一輩子都在一起一樣,縱然他們也曾為自己各自堅守的東西分道揚鑣過,卻始終不曾真正地各奔東西。從相互扶持,到互為後盾,一直至今,君奉天身邊總有他玉逍遙,玉逍遙身邊也總有君奉天,哪怕旁的人都不清楚,可他們彼此生命中已經給對方地烙印下了最深刻的痕跡。

仔細想來,玉逍遙不曾想像過有朝一日如果君奉天離他而去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即便說來,他們實際上也沒有真正與對方許下任何關於長相廝守的承諾。

摩挲着手上的音樂會,玉逍遙忽然想,或許,大家都太過習慣對方的陪伴,彷彿奉天逍遙在一起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實。可是,正如此時此刻,他也希望這不僅僅是一種心照不宣的關係,而是切切實實能夠擁有對方,君奉天會不會,也會這麼想過呢?

出神之際,玉逍遙不知道碰了什麼機關,突然就聽見男人熟悉又沉穩的嗓音,自掌中小盒傳出,“玉逍遙,還記得仙魔第一季的最後,阿嶠捅阿衍的那一劍拍攝時,冷導喊我們加的那段花絮嗎?其實,當時我心裡想的是,‘我愛你’這句話,我不是開玩笑的。如果非要在這份感情上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我們奉天逍遙,生生世世,不離不改。也許是我有點貪心,但我這一生,本來都是和你一起過的,未來,我也想和你一起走下去。所以,玉逍遙,你願意嗎?”

君奉天吝於言辭,這樣直白露骨的話,除了台詞裡,玉逍遙就再也沒有機會聽他說。

想不到今天,藉著這麼個小玩意,男人第一次鼓足了勇氣,說了這麼一段又長又熱烈的表白的話,玉逍遙一下子被震撼得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一旦想像着素來沉默的對方是怎麼一遍一遍跟對台詞一樣錄下這番話的,玉逍遙心裡就軟得一塌糊塗。

他想說,你這個傻子,幹嘛這麼迂迴曲折,你明知道你早就吃定我了,無論你說什麼我都是願意。

然而,尚不等他來得及回答,忽然一雙手便從背後環了上來,玉逍遙險些被嚇了一跳,卻正好聽見,那人貼在耳邊,輕聲又問了一句,“玉逍遙,你願意嗎?”

玉逍遙輕笑一聲,握住了對方的手,回頭問道,“傻奉天,這告白你是想了多久?”

當真愛情偉大到鐵樹都會開花,玉逍遙心思玲瓏,怎麼會想不出來這一切本就是君奉天安排好的,這人怕不是出去了,而是悄悄躲了起來,等着他的反應。明明平日裡沒半點浪漫細胞,這會兒卻依舊給了他一個一生難忘的巨大的驚喜,玉逍遙順勢湊了過去,含住對方的唇,又說,“你說的喔,你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往後生生世世,都只准跟我組隊,可不能再找別人了。”

“嗯。”


=

這個音樂盒是長這樣的——

中間黑色的盤裡放了餅乾,再撥過去就能唱歌XDDD

當時見到的時候就玩得停不下來,後來自己買了一個,感覺這是最佳對逍遙表白神器,又能吃又能玩,這玩意兒還能錄音,我正尋思着錄一段什麼台詞,以後能假裝奉天跟逍遙告白呢!

评论(12)
热度(93)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