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戲真難看。

洗完澡以後發現還是睡不著,想想還是說一下。

對斬魔錄,失望已經夠多了,氣話嘲諷吐槽也夠多了,但真的想要心平氣和說點什麼,說著說著也總會來氣。之前刪掉的微博裡,我曾經說,最難受的事情,莫過於是看著自己喜歡的東西變得一點點討厭起來,這個過程的煎熬,實在很難用文字贅述,有點像現在,我分明很想睡覺,可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累得慌,心裡也慌。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最後就是一句:算了,也就這樣了。


整個故事的崩壞,全部算給太平其實不公平,儘管所有線裡對我來說寫最爛的人是他,但斬魔錄崩塌至此,廖和邱這兩個人,至少得負一半以上責任。不管怎麼說,身為大綱和編審,完全沒有讓人覺得這故事是被把控過的,所有人,都各有私心,各自為政,一個本來緊湊呼應的故事,支離破碎,拖沓注水,每個角色換線如換人,主線幾個擔綱角色更是明著暗著各種表演精分。這種割裂式的創作方式,絕對不可能是一個編劇暴走就能造成。

甚至說得再過火一些,斬魔錄一開始定檔60集,基本上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這恐怕涉及到霹靂內部的問題了,仙魔開始就很明顯看得出來霹靂正劇資源上的受限,斬魔錄更是變本加厲。

我不想說那些台前幕後辛苦的工作人員在敷衍觀眾,然而,從觀感上來說,對我而言就是不走心。可能理由有很多,有些人也許能夠諒解體諒,但從刀龍以後就感覺自己的喜愛是一直被無止境地消耗的我,還真的做不到再去諒解些什麼了。


再談斬魔錄本身,我不能說地冥就一定是最大的敗筆,不過到目前為止,對我來說他就是寫最爛的那個角色。仙魔的時候我其實很期待這個角色,應該說,從仙魔以來我就很期待太平的發揮,儘管以往他有很多不怎麼好的名聲,不過我覺得人是會進步的。仙魔無論正道反派,各有各的風采,各有各驚艷之處,那時候我覺得無論天跡或者地冥,太平是真心實意想要寫好的。然而,到了斬魔錄,我也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麼,可能是Hold不住,也可能是別的什麼原因。從每週浪費幾分鐘到幾十分鐘來抒情,糾結到底帝父重要還是玉逍遙重要,完成任務還是護著玉逍遙,嚮往希望之光還是沉淪地獄,這矯情得我都不知道想要說什麼。

就這麼一個唧唧歪歪的人,配談酒神精神,我真的很想說,不是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夠格碰瓷尼采的,悲劇之所以稱之為悲劇不是因為賣慘,而是因為人物與痛苦抗爭的過程中,最後超越了自身,甚至超越了痛苦本身,無關失敗與成功,展現的是無與倫比的頑強的生命力,歌頌的是生命的美。而不是神經病的精神勝利大法,一旦虛偽的幻象被打破,就活不下去了的淒淒慘慘戚戚。也不是為了洗白一個造成了實質傷害的反派,讓所有曾經被犧牲過的那些無辜的人淪為一個笑話,讓那些本應該作為的正道人士拋開三觀不由分說來宣揚什麼“黑暗中的正義”“末日裡的救贖”。

順帶一提,也別拿蝙蝠俠說事了,老爺再怎麼樣,不殺人原則都貫徹到底,他遇到再艱難痛苦的事情,見證過真正的地獄,掙扎過後,該堅定到底的東西都從未動搖過。像地冥這種連自己人生都否定個徹底的,就別妄稱“英雄”了。他連當丑爺的資格都沒有,謝謝。


太平竭力表現的人物,正道反派資源用盡了都寫成這樣了,與之相對的天跡,自然不可能好到哪裡去。縱然我再愛奉天逍遙,還是得說一句,我覺得這兩個人差不多可以一個被稱之為史上最可笑正道代理另一個被稱為史上最廢正道先天了。

斬魔錄以來,我認真仔細想了想,至今五十多集的故事裡,這倆認真幹活的時間可能湊起來都不到兩集,這可以說是故事內容本來就注水,可能二三十集長度最好的因為資源問題硬生生拖出六十集,注水在所難免。然而,事實上,編劇在各自的私心與博弈裡,拉扯之中無疑將原來開局相當好的兩個人,寫得也不復原貌。記得設定的時候,就一兩筆塑造,記不得了就隨便寫寫,用力過度,設定崩壞的橋段層出不窮,到底走不走心,我覺得觀眾也不至於全部都是瞎。

這誠然不是角色的錯,而是畢竟劇外比劇裡還要精彩,當編劇不再想要寫好一個故事而是將心力放在別的事情上面的時候,作為一個單純只想看劇的人,除了無可奈何還能有什麼辦法?我是真的喜歡他們,甚至到了此時此刻,撇開這些糟心的事情不談,只要奉天逍遙兩個角色站在一起,我就能夠滿心喜歡。但再喜歡,也不能對這種充滿了編劇私慾與功利性的做法視而不見,甚至要說,正是因為喜歡,才會覺得“喜歡”這件事本身著實令人難受。


斬魔錄的難看,真的不是單純劇情無聊,每週注水的拖沓那麼簡單,更不是因為角色人設各種崩塌,每條線都不盡如人意的緣故。而是一整部戲看下來,透過屏幕已經看到背後提線操縱的人各種令人噁心的作態,基本扭曲的三觀和一再刷新的下限,更別提隨之起舞的各種言論,戲裡戲外,一樣糟心。

堅持至今,除了對奉天逍遙喜歡的初心,等一個塵埃落定的結局,唯一讓我想要感謝的只有陪伴我一路走來的有毒小組的基友們。沒有她們,可能一個月前我就該棄了。

現在,等一個大戲落幕,反正霹靂這戲台上,自刀龍以後來來去去都演著這麼些相同戲碼。看厭了,該散的時候就合該散了。

评论(2)
热度(22)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