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產糧群七夕活動-辰時(7:00-8:59)

×現代AU。


平日里早睡早起,作息规律的君奉天有一套相当精准的生物钟。这生物钟如同他本人一样可靠且严谨,然而在某些时候,不得不说也相当令人讨厌。

比如像昨天晚上胡天胡地搞到半夜,事后洗完澡打理完都将近要两点了,躺下后还被人拉着说了好久的话最后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第二天却因为身体的惯性,天刚亮堂就醒了,这样的生物钟就有点让人头疼了。

君奉天醒过来的时候,窗帘还盖得严实,阳光从缝隙里透进来,空调被上斜斜地割开道痕,隐约看见空气里浮着的尘,细碎如钻石粉末。房间里十分安静,除了空调运作的声音,只有怀里那人浅浅的呼吸声,玉逍遥睡着的时候喜欢往人身上靠,手不安分地扒拉着,一条腿还卡在了他的双膝之中,像只甩不下去的无尾熊。

最初同居那会儿,君奉天半夜里被他搂得喘不过气,依稀彷佛梦中大战八歧大蛇,扭曲的蛇身盘踞着他全身,缠得他胸口发闷。如今却是有些习惯将人当作大型抱枕,哪天玉逍遥不在身边,君奉天还得吃褪黑素才能睡得安稳。

他松开了搭在那人腰上的手,翻过半边身子,探出被子抓了手机看一眼,果不其然才七点刚过。难得熬夜一回第二天还早起倒不至于有多难受,只是醒来的瞬间已经没什么睡意了,然而干涩的眼睛,疲惫而沉重的身体无不叫嚣着对睡眠的渴望。这种累得发慌却睡不着的感觉,多少让人有些烦闷。

这时,一只手递了过来,摸索着按在他的手机上,玉逍遥埋进他肩窝里的脑袋都不见抬,含糊的声音犹带浓浓的睡意,“说好的今天只有我们二人世界,你不准看手机,谁找也不准理。”

“我只是看时间。”君奉天辩解得坦荡,没有半点心虚。

玉逍遥昨天晚上爬上床的时候就把手机给关掉了,本来他也准备从学着对方那样关机了事,可惜这人摸着他大腿慢慢攀上来笑瞇瞇望着自己时,君奉天差点连自己姓什么都要忘了,哪里还记得手机这事。现在也正好,借着玉逍遥的抱怨,他从善如流地把手机给关掉了,丢回到一旁的床头柜上,又将人重新搂进了怀里。

“一大早的,就这么精神?”

你懂的。

躺了片刻,玉逍遥倒是比先前要精神不少了,他支起身子在床边抽了几张纸巾,将彼此身上黏糊糊的液体尽数擦了干净后,却没有重新躺下,反倒坐在一旁,低头仔细地看着他。君奉天侧过头,四目相对,眸光轻柔,一时间,两人无话,却一派温情脉脉的平静温馨。

对视了好一会儿,玉逍遥终于重新躺下,他们二人侧身相对,竟有几分回到那些曾经相伴的时光。

只见玉逍遥伸手,一点点地抚过他的眉眼,勾勒出他的容颜,指尖最后落在唇上,慢慢地摩挲了一遍又一遍,才情不自禁地又亲了上来。不过浅尝辄止地轻啄一口,随即后退,笑道,“我们又在一起过了一个七夕。”

“今天才刚刚开始,而且,我们还有很多个七夕。”

“我们也还有很多个春节,元宵节,情人节,白色情人节,圣诞节……总之,很多很多个节日。”

玉逍遥似乎板着手指去算那些最适合派狗粮的日子,认真的神色跟孩子似的,君奉天被他逗乐,禁不住发笑。他把人拽了过来,温柔地抱紧在怀中,说,“玉逍遥,只要你想,我们可以每天都过节。”


=

都賀七夕了,不甜還是人?

因為突發本已經打定主意寫的是原作向退隱後的日子了,乾脆七夕活動就把現代梗寫寫。也可以想像是《如果的事》同梗的AU,但也可以另當一個平行世界來看XDDD

反正兩個人就是不常這麼搞,偶爾來一次會比較瘋。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评论(1)
热度(40)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