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光陰中心】駐流光(完)

×狗中心,九最或最九自由心證,只想寫一個小奶狗而已,CP隨意。


苦境是個無聊的地方,無聊得叫甫出時間城的少年都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城裡的人還要特地警告他不要與俗世之人牽連過甚,猶恐他沾染塵劫。

他漫無目的,四處遊走,來來往往與他擦身而過的,大多庸碌一生,他們好似都很匆忙,想要抓住那麼一絲半點的時間,然而最光陰見得最多的,分明是時間總在這些人身上飛快流逝。也有些人,他們勉強值得少年駐足片刻,他遠遠地望見他們為名為利,不顧生死地廝殺,綴在手中的絨毛繞過來繞過去,看著曾經停留他們身上的時間在刀光劍影後失落,如同鮮血墜入塵土,點滴不剩,再難尋覓。有人為之喝彩,有人為之嘆惋,有人悲痛欲絕,有人歡欣鼓舞……只有最光陰,沒有半分觸動,他只在想,可惜了這些時間。

還有一些人,天災人禍,朝不保夕,他遇見過山洪暴發的村莊,少年站在了高處,下面翻湧湍急的水流,掠奪了無數人的時間。他看到許許多多的時間自水底里滿溢上來,又被捲進了浪中,傾塌的堤壩邊上,有人指望著滑過指縫的時間被打撈上來,大部分都徒勞無功。最光陰安靜地看著,目光淡漠而疏離,好像旁觀這一切,於他而言與駐足一場武鬥並沒有什麼區別。

最光陰蘊化於日晷,為掌時司而應生,從出生至今,命數與時間交錯牽連。

他看遍世間萬物大多數的時間,苦境這個地方的人事物,與其他萬事萬物的時間,也無甚不同。

只有很偶爾的,很偶爾的時候,他眼前會閃爍過點點微芒,像他誕生之初,透穿了一片黑暗,直直落入他心中的躍動的光暈。這些奇異的光芒,閃爍着各種各樣的斑斕色彩,最終都會凝成一道鋒銳的銀芒,若星漢燦爛,能與月爭輝。

每每發現掠過眸中的鋒芒,最光陰總會想,他第一次有了想要抓住些什麼的感覺。

剛開始,他覺得是這種感覺蠱惑了他,後來遇見九千勝,他才發現,是那人的瀲灩刀光,留住了他。


最光陰第一次見到九千勝,是在一個慵懶的午後。

他走了許久的路,忘記自己從何處來,也不知道要往哪裡去,走得困乏了,就跳上了棵粗壯的矮樹,藏身於枝葉中。和暖的陽光穿透枝椏,鋪了他一身斑駁,最光陰把玩着手中的白狗毛,鬆軟的毛髮在他有一下沒一下地掃過他的手背指掌,不安分地搭在腕間。少年舒服地半瞇著眼,流淌耳邊的風聲葉聲,寧靜得叫他不免有些昏昏欲睡。

卻在這時,樹下傳來了一陣雜亂的躁動聲,一下子將他驚醒。

最光陰多少有點不耐,才坐起來,便看見一人白衣勝雪,紙扇掩面,低斂着眉目,卻藏不住圓融刀意,眸底流光。他就這麼站在那兒,眼角似染了些許笑意,旁的幾個江湖人圍住了他,風塵僕僕的落拓模樣,更顯得那人別有一番雅緻風流,好像他們接下來不是要大煞風月地舞刀弄槍,不過是趁著晴朗春光,郊遊踏青,駢賦相對似的。

“他是九千勝。”最光陰好奇地出神,忽而聽見一個聲音,自樹底下傳來,他低頭,見到個柴夫打扮的中年男子,牽著條乖巧的大白狗,正倚在樹下。彷彿見他也是心有嚮往的模樣,就對他說道,“他可是武林中不少刀客做夢都要挑戰的人。”

“那你呢?”少年有一陣子沒有跟人講話了,他緩緩開口,聲音又沉又啞。

養狗人抬頭瞥了他一眼,揚了揚手中的柴刀,“我就一個砍柴的樵夫,沒事挑戰什麼刀神。少年人,別拿大叔我開玩笑了。”

“你比那些人強。”最光陰看了看他,又望了一眼不遠處,刀未出鞘,彈指間已連敗數人的九千勝,“但我還沒看到他的刀,不知道你們誰更厲害些。”

“區區一個砍柴的,又怎能敵人間千勝?”養狗人笑了笑,卻又說,“不過,我也好奇他的刀。不知道是怎麼樣的刀,才配得上這人間千勝。”

不過片刻,那些人江湖人已盡數敗在九千勝之下,他與養狗人對看了一眼,眼瞧著九千勝輕拂衣袖,拱手作揖,似乎就要翩然而去了。養狗人終於嘆了口氣,“少年人,幫我看著我的狗。”

最光陰本可置之不理,這人與他毫無干系,不答應也是無妨。

可他也想要看九千勝的刀,他想知道,那個人身上是否也有他想要抓住的,稍縱即逝的鋒芒。


——不知道是怎麼樣的刀,才配得上這人間千勝。


九千勝看起來這樣秀雅的人,他的刀卻艷絕江山,冷冽而疏狂,一刀即出,便能奪萬千光華。

那一刀,最光陰看入了眼,也看進了心。

少年想到他第一次睜開眼看見這個世間,看到的不是無所不在的時間,而是一道淺淺的光,暈開了他整個世界。這麼多年以後,他離開了時間城,卻又在苦境遇見了劃破天光的那一道微芒,浮掠光陰,如同停住了那一霎的時間。

那一年,他還沒有遇到城主所說“牽涉太深便會沾染塵劫的人”,也還沒有交上一位能夠傾心捨命的知交好友。但他卻遇見了九千勝。


留別荒原上,來到苦境一段時日卻仍舊對人世懵懂的少年,學著前不久養狗人所教的,截住了九千勝。

他問他,相殺嗎?


完。



一切都源自於紅爺的圖。其實我喜歡小最也蠻久了,但一直沒有想過要寫什麼,看到圖以後,就想着一個剛來到苦境的小奶狗,正覺得這個地方真的好無聊的時候,卻遇上了九千勝大人,也是件蠻有意思的事。大概就是這麼個故事。

裡面可能有些地方跟原作有些出入,不過我還是希望這麼寫,養狗人的狗是天霜獒,後來被最九兩人給救了?大概有個這麼個腦洞,還有些就是小最前後的變化,冷眼觀世到會去跟九千勝大人到處救災之類。做了些對應,不過估計沒有後續了。我只是想寫這麼些地方而已XDD

评论(3)
热度(29)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