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玉逍遙是一隻貓(5)

×故事裡沒有貓可以化成人這種玄幻的設定。

×人傑地靈的部分由 @浮云梦枕 負責。

×每一章都獨立成篇,不定期更新,有梗就寫,沒梗就不寫。

×對應前文聯動:點這裡


5


這場超小規模的貓奴聚會散場後,君奉天抱著玉逍遙走回家的街道上,兩旁的街燈將他們的影子拉得老長,玉逍遙今天有點興奮,先前玩得太瘋,這陣子累得腦袋都擱在他肩頭上,呼嚕嚕地哼著氣。他一手抱住他,一手理順着玉逍遙的毛髮,心不在焉地想著今天聚會的事。

先是玉逍遙衝著學弟默雲徽家的玉簫大獻殷勤,一開始他們還擔心玉逍遙興奮過度,會向初次見到非常君家的“小貓”那樣,大打出手。沒想到玉逍遙反倒十分親暱,挨挨蹭蹭的,不一會兒就替人家的小母貓舔起了毛,他好幾次按捺不住,頻頻走神去看兩隻滾到一起的白貓,默雲徽向他再三保證,玉簫已經做過絕育了,他們再親密也玩不出“貓命”來。但君奉天心裡想的卻不是這件事,畢竟玉逍遙領回家之前所有措施都做好了,除了愛玩愛鬧,性子一向很好,幹不出對別的貓大耍流氓的事情來。第一次見到他跟一隻貓交往如此密切,他一時之間有些愕然之餘,還隱約有點微妙的想法。

他住的那棟公寓樓裡,以前只有玉逍遙一隻貓,後來對門的地冥來了,兩隻公貓混在一起也是不打不相識地才交上朋友,他從前就沒接觸過些母貓什麼的。即便是體內激素消退了,動物本能在見到雌性後會發情,也不奇怪。可是一旦想到玉逍遙會特別喜歡另一隻貓,他又覺得不太好了,哪裡不好實在說不上來,大抵就跟玉逍遙會醋他身邊出現些女人差不多。

沒想到玉逍遙興奮起來以後,同玉簫黏糊了好一陣,又去找非常君的小貓。兩隻貓蹲在窗邊上難得和平共處,君奉天卻看得膽戰心驚,生怕他們一言不合打起來了,萬一不小心從窗縫那兒滾下去可如何是好?不料尚不等他心緒安寧,玉逍遙就躥到非常君腳邊衝他撒嬌——接二連三的打擊下,君奉天真的有點傻眼了,從來沒想到難得帶玉逍遙出門一回,這貓得意忘形得連他都拋諸腦後了。

如果不是後來玉逍遙四處亂跑,玩得累了,重新乖乖地坐回到他腿上舔毛,他甚至都以為他的貓今天真的要徹底拋棄他了。

一想到玉逍遙被外頭花花世界蠱惑,心都野了,君奉天就有點懊悔,早知如此,說不定不答應這場聚會才好。可是,回到家的玉逍遙,興奮勁未退,翻出白白的肚皮,纏著他非要他來摸個舒服,君奉天又覺得,也不盡然都是壞事。

撓了好一會兒,他想撤開手,玉逍遙一雙前爪又撲了上來,死死地扒著,看著那雙紫色的眼睛,閃爍的光芒,漂亮又無辜,君奉天輕笑一聲,遂了他願,揉著覆在玉逍遙肚皮上的柔軟順滑的毛髮。聽著他的貓,舒服得瞇起眼,呼嚕嚕地直喚。

本想著這件事沒準就這樣過去了,君奉天萬萬沒想到,真正的餘震,在兩天后,來得讓人措手不及。


君奉天剛從公司回到家,非常君就罕見地神色焦急跑出來,險些撞上了他,“小貓在你那兒嗎?”

他今天走得早,眼下還沒有到飯點,但平時小貓也不會在他家裡逗留到這個時間。即便會,往往走廊上響起他的腳步聲,他就能遠遠地看到一道黑影從底下小門鑽出來,敏捷地攀過窗戶,回到非常君那兒,實在很難想像對方會待到這個時間。開了門,非常君顧不上平日里的禮數,衝進他家裡喊了兩聲,空蕩蕩的回音,聽不見半點響動,君奉天頓覺有些古怪。

他試著喊了一聲“玉逍遙”,發現屋子裡安靜得實在可怕,與非常君格外慌張的視線一撞上,君奉天立馬知道事情不妙了。“怎麼回事?”

“小貓今天我午休起來就不見了,我原以為他應該在你家呆著,所以沒注意他什麼時候跑出去的。”非常君看起來十分焦慮,又很是愧疚,“我做好了晚上的貓飯之後,去敲你的門,非但沒有回應,我還發現裡頭好像沒有聲音。我本來已經要給你打電話了,正好在窗邊看到你走進樓,我就想等你也來確認一下……”

“走,調監控。”不待非常君還有更多猜測,君奉天當機立斷就拉上了人,到樓裡的保衛室裡調取監控錄像。原先保安老大不樂意的,可看見君奉天臉色陰沉,他又是住戶裡老牌的VIP了,不得已才調了今天下午的監控錄像。

兩人分頭觀察,也是過了好一陣才找出了兩隻貓的身影。

就見他們兩隻貓一前一後地從君奉天家裡躥了出來,就往樓道裡奔去,一直跑到了二樓,就閃進了逃生通道的小門裡,鑽到每層樓固定的雜物室邊上就再也看不到了。逃生樓道雖比較寬敞,卻也是沒有安裝監控儀器的監控死角,平日裡門窗都是鎖死的,以防有人進來。但二樓有個小窗確實年久失修,常年半掩着,不過那地方比較高,又是個極為狹窄進不來人的地方,所以住戶們也沒怎麼在意管理處遲遲不反應。

一想到這兩隻貓應該是從那小窗戶溜出去的,君奉天整個人差點眼前一黑。

幸虧非常君這時反倒比他沉著冷靜得多了,他連忙抓住他,說道,“小貓畢竟性子有點野,前兩天才出去過,可能耐不住所以帶著玉逍遙一塊出去玩也不奇怪。我們先到附近去找找,別擔心,我聽說小貓以前是這街區的‘一霸’,他們應該暫時沒什麼事。”

“嗯。”君奉天胡亂地應了聲,和保安道了聲謝後,與非常君一起往外頭小區跑去。心裡卻是亂成一團,慌張之餘還有點生氣,氣不過一陣又開始擔心,玉逍遙到底跟非常君家的地冥很不一樣,他完完全全就是一隻貓舍出來的寵物貓。一想到他離了家肯定沒法獨自生存,君奉天就非常害怕,萬一要是再也見不到玉逍遙怎麼辦,越想臉色越是蒼白,幾無血色。

非常君叫喊了一陣子兩隻貓的名字,一回頭發現君奉天煞白了一張臉站在路中央,嚇了他好大一條。

他說不出來太多安慰的話,畢竟要是小貓真的不見,他心裡也會非常難受,也會一直擔心他在外頭過得怎麼樣,日子都不得安生。可是地冥跟玉逍遙到底不一樣的,非常君知道即使他沒了人類,自己也能夠過得很好,他難過歸難過,煎熬歸煎熬,卻不像君奉天那樣六神無主。搜腸刮肚,他勉強說了兩句寬慰的話,見君奉天都沒什麼反應,兩人只好邊走邊擴大尋找的範圍。

非常君到底是寄託着一絲希望,地冥與玉逍遙即便在外頭,這個下午也過得很好。


事實上,非常君的願望,大部分都成真了。

在玉逍遙想著要回家以前,這趟出遊玩耍,確實過得挺不錯。

今天一大早,玉逍遙就被地冥左一句“沒見過世面”右一句“你所謂的‘領地’不過是我的江山那麼一小座行宮罷了”煩得炸毛,又抵不住外面看起來十分好玩的誘惑,最後兩隻貓扯皮半天,還是決定吃過午飯之後一起溜出去。

地冥這貓平時雖然神經兮兮的,跟玉逍遙性子也不怎麼對付,可他到底清楚地知道玉逍遙這種寵物貓,真的要往他們街頭龍蛇混雜的地方丟,指不定小命都得去半條。儘管帶他出門的一部原因是想要在自己巡視領域找兒子之餘,向這只什麼都不懂一天抱著電視劇當真理的白痴傻貓耀武揚威一番,展示一下什麼叫“人間真實”,不過地冥還是壓抑著不耐,幾次三番地提醒玉逍遙別跟丟了,也不能擅自跑到別的地方去。

玉逍遙第一次這樣走在人來人往又十分廣闊的街道上,外頭花草有樹木,還有各種各樣的小鳥和別的貓什麼的,好奇地東張西望,滿嘴答應得好好的,轉頭自顧自地就追著只鳥,一下子就躥出了地冥目所能及的範圍。

待地冥回頭發現玉逍遙整只貓都不見了,登時覺得不好了,真弄丟了玉逍遙,指不定他的人類得嘮叨到什麼時候,一想到非常君那十分弱氣卻堅持不懈的模樣,他就有點頭疼。趕緊找來以前跟在他身邊的兩個便宜兒子,發動小弟打算去把玉逍遙給找回來。

另一邊,兀自跑遠的玉逍遙離開了主幹道,串街走巷,好不自在,一回頭,莫說地冥不知道哪兒去了,他茫然地看著四周景物忽然變得又狹窄又潮濕的小道,抬眼望去全是高聳的樓宇,有些還滴滴答答地滲著水,臟兮兮地,叫他迷失方向之餘,還令貓很不舒服。

以防萬一,他攀著個根管子就躥上了一旁圍牆,小心翼翼地繞開了腳下刺出來的玻璃碎片,打算先離開這兒再說。這時,忽聞一陣譏諷的笑聲在腳底下響起,他還以為是地冥這只討厭的貓在嘲笑他迷了路,結果低頭一看,是只毛色灰撲撲,已經看不太出來原來色澤的野貓。那隻野貓身邊還跟了兩隻小了一圈的小貓,玉逍遙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不解地問,“有什麼那麼好笑的?”

“笑你這種養在溫室的家貓竟有膽子跑來這種地方,也不怕被扒一身毛?”為首的那隻野貓表情可是相當地不屑,跟着他的兩隻貓聞言也尖銳地嘲弄了起來。玉逍遙心想哪裡來的白目,地冥剛到他領地那會兒還被他打趴過呢,這些還是他的臣民,敢這樣跟他挑釁。他本想着乾脆不搭理的,哼了一聲就要跑,沒想到追在他身後的那隻野貓不僅出言不遜,說他膽小鬼就別來這種地方,還跳上來要抓他的尾巴。這下玉逍遙真的氣壞了,他的貓尾巴可是只有君奉天才能碰的地方,連地冥他平時都不讓撓的,哪裡來的地痞流氓簡直吃熊心豹子膽了。真的是不發威還要被當病貓,玉逍遙一怒之下,也不跑了,轉身躍下,當頭當臉就是一爪子,把那隻追來的野貓一巴掌扇了老遠。

他原就是大型品種的貓,只是他這血統的貓大多脾氣比較溫順,像玉逍遙這樣桀驁不羈的卻少見,加上他不同一般的貓,黏糊主人,撒撒嬌就行了。他可是肩負著保護君奉天和他們的家的責任,打小就沒少鍛煉,這些缺營養少糧食,有了上頓沒下頓的小野貓,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三兩下就被玉逍遙打趴在地,他掐住對方的脖子,亮出了鋒銳的爪子,壓低了嗓子,冷酷地問道,“說,地冥在哪兒?”

被他這麼一震懾,原本以為他好欺負要來逗弄他的貓都嚇得瑟瑟發抖,看他一副狠戾的模樣,還以為他是來找地冥挑戰這天下霸主之位的。殊不知玉逍遙只是迷了路,想找地冥一塊回去罷了。他們顫顫巍巍地給他指了路,玉逍遙冷哼一聲,“下次再讓我看到你們隨隨便便就欺負貓,看我怎麼收拾你們。”說著,便往他們指的方向跑去了。

他本想著這路正確,估摸著一下子就找到地冥了,哪知道地冥根本就不在他們所說的那個地方。玉逍遙左顧右盼,怎麼都不見有地冥的身影,又見天漸漸黑了,生怕君奉天回來見不到他要擔心死,有點慌不擇路地想往大路上跑。這時,一個雄壯的身影阻在了他前進的路上,玉逍遙本想抬頭喝退對方的,結果沒想到方一抬眸,就被嚇得心臟都要跳出來——站在他眼前的是一隻龐然大物,張着血盆大口,長長的舌頭滴滴答答地垂着涎,目光炯炯有神,十分凶悍。玉逍遙被驚得渾身的毛都要炸起來了,沒想到那隻怪物竟然還把嘴巴鼻子湊過來,一副想吃掉他的樣子,玉逍遙估摸著自己這纖細的脖子還不夠對方塞牙縫,連忙轉身,拔腿就跑。

這一轉角,遠遠地就看到地冥站在個廢棄的戲台子上,底下還有兩隻貓,乖乖地端坐着,像聆聽什麼教訓似的。眼下玉逍遙已經顧不得形象了,扯著嗓子就喊,“地冥啊——救命喔!!!”

本想著找玉逍遙的地冥,見了兒子們之後,免不了操上一顆當父親的心,畢竟百年之後,這片江山到底都是他的邪凡雙子的,眼看著一個有腦子卻身殘志堅不太能打,另一個能打可沒什麼頭腦,就十分糟心,忍不住發表了好一通演說。哪知道演說都還沒有過半,就聽見玉逍遙喊救命的聲音,正欲回頭嘲諷對方幾句,笑話這只不中用的蠢貓時,就看到對方身後,竟然跟了一頭毛髮蓬鬆,血口大張的龐然怪物,他急忙把邪說與離凡往旁邊一推,“先躲起來。”立即跳了出去,躥到了玉逍遙身邊,罵道,“你個白痴,這世上那麼多蠢得要命的狗你不招惹,偏偏惹上這一隻!”

“他是誰?”眼見玉逍遙逃得慌不擇路,跟他們的公寓的方向根本是反的,地冥就恨鐵不成鋼,趕緊帶路拐彎往住所拔足狂奔。期間,勉強科普了下這頭盤踞他地盤已久,地冥遲遲還沒有想好怎麼弄死他的“怪物”究竟是什麼。玉逍遙看他如數家珍,娓娓道來,都忙著逃命了,還丟不開他所謂的“優雅”格調,就險些要栽倒,“拜託,我們現在可是逃命,別那麼休閒!”

“沒看到眩者也在努力跑嗎?”

幸虧才跑過了一條街道,玉逍遙才轉了個彎就看到長街的盡頭是君奉天與非常君著急來尋的身影,他顧不上心疼與自責,再次扯開了嗓子就瘋狂大喊,“奉天啊——救命喔!!!”


君奉天與非常君兩人,尋了兩隻貓已有半個多小時了,儘管夕陽還沒完全下山,街道已是華燈初上,看著路上來來往往的匆忙歸家的人們,這種不見了貓的焦慮猶如要實體化成重負,將他壓垮了。

就在他都要絕望的時候,忽然聽聞一陣瘋狂又熟悉的喵叫聲,一抬眼,就看到一黑一白兩隻貓咪炸成個毛團地衝著他們飛奔而來,後面還跟着一隻體積龐大的阿拉斯加犬,追在兩隻貓的身後。君奉天心頭一跳,尚來不及反應,那邊“喵喵喵”狂叫得嗓子都變調的玉逍遙慌慌張張萬分驚恐地就攀著他的褲腳拼了命地往他身上爬,君奉天一陣吃疼,知道玉逍遙這會被嚇慘了,平日里絕對不會衝著他露出爪子的貓,如今利爪如肉三分,如果不是穿著襯衫與馬甲,他恐怕都要被抓出血痕了。

玉逍遙一路爬到他身上,一邊抖得個不停地死命往懷裡鑽,嚇得跟什麼似的,君奉天急忙抱緊了他,扭頭一看,地冥也不遑多讓,非常君一臉忍著痛的模樣,還要好聲好氣地給貓主子順毛。這時,那隻狗也奔上來了,整個看著就要往他們身上撲,君奉天護著玉逍遙連忙後撤,他的貓被這麼一嚇,又開始瘋狂地掙動,險些他就抱不住玉逍遙,讓他整隻貓滑下去了。

沒準也是擔心這一點,玉逍遙的爪子死死地摳住君奉天的肩膀胸膛,又蹬又抓,君奉天吃疼悶哼了一聲,他的貓似乎才反應過來,一時間不敢再動,呆呆地望著他。

看玉逍遙被嚇得這樣六神無主可憐兮兮的樣子,君奉天縱使再有氣,這時也沒法衝他撒了。正好,這時大狗的主人終於追上來了,一邊氣喘吁吁,一邊喝止了那條阿拉斯加犬,“聖雄,鬧夠了!”

君奉天看見這男人養這麼一條大狗,出門竟然都沒牽個狗繩什麼的,登時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厲聲地說了好一通的教。那男人也是古怪,上大街上狗沒帶個口罩,他自己反倒大半張臉捂得嚴實,只留了一雙看起來陰沉沉的眼睛,他客客氣氣地聽著君奉天的訓,卻給人感覺他半點都不入心。君奉天一時氣結,又覺這多半還有遷怒的嫌疑,不好再發作,彼此只好不歡而散了。

這一路回去,玉逍遙是徹底累癱了,儘管驚魂未定,卻是死氣沉沉地軟倒在君奉天的懷裡。旁邊的非常君也難得將他的小貓抱着走了一整路。大概是今天這一出著實把家裡兩隻貓主子都折騰慘了,君奉天給玉逍遙洗完澡後,發現他還是蔫蔫的,趴在床上一動不動地裝死。

他本來對他這麼跑出去是真的氣急了,恨不得罵上一頓,可這時候瞧著這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君奉天到底一句重話都說不出來了。他躺在玉逍遙身邊,把他的貓摟進了懷裡,玉逍遙偏著頭蹭了蹭,確實沒之前活潑了,有氣無力地“喵”了一聲,君奉天不由得輕嘆一聲,親了親他的貓耳朵尖,“下次不要這樣了。”

饒是如此,君奉天雖然到底沒能罵上一句,懲罰還是給了。

男人出門以後,玉逍遙醒來發現,他平時出入的那個小門,竟被鎖了個嚴實。

這下,他終於感到大事不妙——這回奉天可真是被他氣壞了。


=

因為覺君的關係,這文一直都沒敢更新,萬萬沒想到,終於確定覺君的情況,地冥老師又…………不過不得不說,我感覺地冥這一集跟奉天的互動好像看到了上上章的地冥喵。

簡直想不到,這特麼都可以毒奶的!就很氣!沒準要棄坑!

评论(18)
热度(46)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