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逍遙】如果的事(上)

×現代AU,一個簡簡單單的戀愛故事。

×梗概:全世界都知道君奉天喜歡玉逍遙,唯獨玉逍遙不知道。



1


第一次鈴聲伴隨著震動響起時,君奉天熟練地摸上枕頭側的手機,隨手就摁掉了。他順勢翻了個身,被子蒙過頭,隨後又睡過去。第二次鈴聲再響起的時候,間隔的時間並不長,君奉天半夢半醒間,找回先前藏到枕頭底下的手機,卻覺得自己好像已經睡過一覺了。他迷迷糊糊地接起電話,然而另一端響起的不是意料之中屬於玉逍遙的聲音,那人好像在生氣,咬牙切齒地壓低了嗓音說道,“君奉天,玉逍遙快不行了,你還不趕緊滾過來見他最後一面。”

一瞬間,君奉天整個人都嚇清醒了。

拿開電話時,“玉逍遙”三個字清晰可見,他蹙著眉,以為這又是一次地冥自導自演的惡作劇。但他都沒來得及生氣,叫人把手機還回給玉逍遙,就聽見電話那邊的人,露出難得一絲地焦躁,與往日里游刃有餘的譏諷口吻不同,“我已經叫救護車了,你趕緊過來把玉逍遙這蠢貨帶離眩者的視線,今晚我還有稿子要趕,沒空管他死活!”

聽到“救護車”三個字,君奉天都顧不得證實這究竟是不是一出拙劣的玩笑戲碼了,他掛掉電話後,慌忙就從床上爬起來。蹬開拖鞋,隨便從床底下撈上一對球鞋穿上,就急沖沖地要往外跑,同寢室的默雲徽被這麼一折騰,也跟著醒了大半,含糊著問了他一句“怎麼了”。君奉天此時此刻腦子都是空白的,手機捏在手上,卡得關節微微發疼,他甚至都不敢想像玉逍遙那邊都出什麼事了,心亂如麻地胡亂應道,“我現在有事,要去玉逍遙寢室那邊一趟。”

“二師兄……”對於他這種一旦收到玉逍遙來電就有求必應的態度,默雲徽哀其不幸恨其不爭已經許久了,平日里君奉天還會聽他抱怨幾句,默不作聲就算安撫了他這個有點崇拜他的小師弟的傷心欲絕。然而,地冥模糊的說法裡總有幾分催促的意思,他半點都不敢耽擱,匆忙留下一句“有什麼等回頭再說”,就風一陣地帶上門跑出去了。

自然,也就沒有聽見默雲徽凋零在風中的那句未完的話其實是——“二師兄,你記得帶上錢包和鑰匙。”


2


玉逍遙是一個禍害,這事默雲徽如果敢說出來,末日十七一定會表示眩者懷有深切的同感。然而,默雲徽這輩子最崇拜的人,君奉天從來不這麼認為,他只好將這句話默默地憋在心裡,唯有時不時引援旁證,據理力爭,企圖揭穿玉逍遙的真面目,讓君奉天不再盲目地受其利用。可惜的是,意料中,回應他的只有君奉天的沉默。

他只能看著,君奉天一如既往,不管不顧地,一頭栽進那個名為“玉逍遙”的陷阱裡。

這件事最通常的表現形式是,君奉天的手機鈴聲與短信提示音,分了“玉逍遙”與“其他人”,每當那萬惡的鈴聲或提示音響起的時候,大抵又是玉逍遙求著君奉天幫忙做些什麼事了。通常情況下,君奉天眉頭也不皺一下就答應了,極其偶爾的時候,默雲徽會看見他擰著眉,或是一臉我在哪我是誰我在做什麼的茫然而絕望的表情,而後,他總會在掛掉電話後,嘆一口氣,有氣無力十分心累地對默雲徽說,玉逍遙喊他去做什麼什麼——其中涵蓋了幾乎所有生活日常瑣事乃至到正常人都做不出來的事。

很早以前,默雲徽就覺得,君奉天完蛋了。

也是很早以前,默雲徽又覺得,拯救二師兄的重任落在他的肩上了。

他們兩個人都在這件事上同樣有著持之以恆的決心,君奉天追了玉逍遙三年半,始終暗戀不表白,默雲徽說了玉逍遙三年半的壞話,始終不敢怒噴二師兄這個慫貨乾脆直接收掉那個禍害。

眼看著,君奉天再一次為玉逍遙衝出去,急切得好像對方身陷重圍,方圓十里敵軍兵臨城下,十萬火急,就等著他救命了。而一貫作風穩重沉著的男神慌不擇路,甚至連睡衣都沒換,默雲徽抬頭望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指針剛剛邁過凌晨兩點四十分,他的內心只剩下一個慘淡的想法,二師兄這都是作得什麼孽,竟然攤上這麼個人。


3


今晚更新的章節卡在中途,遲遲沒能夠敲出下一行字,地冥難免有點心煩氣躁。但如果讓玉逍遙這個白痴疼死在寢室裡,同屋的另一位一定可以嘮叨到他下輩子,使得他不得不一遍又一遍,頻繁地扭過頭去確認,蜷在床上哼哼唧唧的玉逍遙還沒有徹底斷氣。

說到底,這一切都是玉逍遙的錯。

作為一個立志要當月入百萬遊戲主播的人,平日里不務正業,飲食作息十分不規律這種事情,在玉逍遙看來都相當地正常,加上同寢室還有一個一旦進入趕稿模式就廢寢忘食,白天基本藏在被窩難覓其踪,晚上精神抖擻奮戰通宵的最佳舍友,吃了上頓沒下頓,時不時再熬個夜實屬正常。鑑於末日十七這個人花了將近大半輩子的時間,儼然把自己整個生物鐘調為美國時間了,而玉逍遙才日夜顛倒不過短短兩個學期,初出茅廬還沒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嬌貴柔弱的身子撐不住簡直太正常了。

突如其來襲擊他的胃疼,開始在晚上一點多,這時候地冥無神論正奮筆疾書,或者說滿腔激昂敲擊鍵盤,劈裡啪啦的打字聲就跟一首疏狂的樂章似的,流暢傾瀉。以至於最初玉逍遙小腹痛得整個人都砸在桌子上,小獸般哀嚎呻吟的時候,地冥還以為這只是狂書中的異想幻聽。

等這人真的疼得受不了要過來抓他,卻掀翻椅子倒下時,地冥回過神來,才覺得事情大條了。他一臉深惡痛絕又睥睨嫌棄地盯著地上挺屍的玉逍遙,對待這種膽敢打斷他思路的罪魁禍首本該絕不容情,可看到只差沒滿地打滾的痛苦模樣,實在難看得緊,有辱他們“玄黃三乘”寢室的尊嚴,只好勉為其難地扶人到床上,還買一贈一地多放了杯溫水。

本想著就任由玉逍遙乾脆這樣自生自滅到第二天早上非常君醒來,就有人會幫著忙解決了,然而,重新回到自己位子上的地冥掩飾不了自己莫名其妙的焦慮。他時不時回頭,發現床邊櫃子上的水杯一動不動,玉逍遙一張臉疼得慘白慘白,唇上幾無血色,額前都滲出了冷汗。又過了一會兒,他呼吸變得深重,大口大口吸氣的模樣彷彿缺氧似的,風箱般的呼吸聲擾得地冥一個字都敲不下手,再轉過頭來時,就看到對方臉上泛起了不太正常的紅暈,原本按住腰腹的手虛虛扶著,氣息微弱,簡直要斷氣了一樣。這會兒,地冥終於意識到,把人這麼放在這裡,沒準玉逍遙就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了。

他討厭玉逍遙沒錯,卻總沒有黑心到要故意把這麼給害死的地步。

於是,他拿起了電話,第一時間,叫了救護車。隨後,第二個電話,打到君奉天的手機上,結果堂堂一代大神,紆尊降貴,放棄他的稿子,撥出去的電話,竟然還被人不到兩秒就掛斷。地冥真是氣得恨不得就報復在玉逍遙身上,給他那爛腸胃戳出幾個窟窿。深呼吸了幾口氣,平復下心情,他換了玉逍遙的手機,試了一遍玉逍遙的生日,又試了一遍君奉天的生日,想著如果解不開就直接拿玉逍遙的手指頭逐個解鎖算了,果不其然,君奉天生日日期最後一個數字輸入進去,鎖屏解開了。

一對狗男男,哦,不對,還沒有狗。地冥內心十分唾棄這種不以交往為前提卻死命派狗糧荼毒廣大群眾的行為,一邊惡狠狠,又懷著一點惡劣心思地,對另一邊立馬將電話接起來的人,說道,“君奉天,玉逍遙快不行了,你還不趕緊滾過來見他最後一面。”


4


預料之中君奉天會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地冥給他留了一扇門。君奉天顧不上自己已經違反了一大堆校規了,翻牆進了學生宿舍的樓後,一路跑上來,氣喘吁吁地推開那扇虛掩着的寢室房門,不顧一切的力道砸了一個震天響,這下連一直大夢周公的非常君都被驚醒了,滿臉錯愕無措看著他,恍如猶在夢中。

昏暗的燈光下,君奉天只聽着自己用氣喘如牛的聲音,問了第一句話,“玉逍遙呢?”

非常君看起來更茫然了。

這時,樓下救護車的鳴笛聲,劃破了一室詭異的安靜,地冥讓開了位置,君奉天一眼就看到縮在床上的玉逍遙,一副疼得話都說不出來的可憐兮兮的模樣,知道他來了,便勉力抬起頭來,氣息虛浮地喊了一聲“奉天”,聲音細得跟小貓似的,君奉天一顆心簡直要被揉得粉碎。

他又氣又急,站在床邊不知道該從何下手把人給扶起來,旁邊地冥還要涼薄地譏諷道,“他又不是玻璃做的,你還怕一碰就碎了不成?”只好一咬牙,環抱著玉逍遙,將他整個人從床上拽了起來。對方咬著牙倒在他身上,隔著布料都感受到滾燙的熱度,兩人貼得近了,君奉天低頭就看到玉逍遙眼眶紅了一圈,呵出來的熱氣,連帶著他都要燒起來了。

前因後果其實不難想像,可這樣子的玉逍遙,君奉天再氣急敗壞,都捨不得斥責多一句重話了,他輕聲問道,“起得來嗎?”

“疼……”憋出這個字,對玉逍遙而言已是艱難,旁邊的地冥還完全沒有搭把手的意思,君奉天身心俱疲之際,非常君總算清醒地伸過手來,替他扶穩了玉逍遙。君奉天彎下腰去給他穿鞋,又翻衣櫃拎出了件外套為他披上,期間玉逍遙一直攥着拳頭,眉頭擰得死緊,咬著唇,除了沉重的呼吸,堅決不多哼一聲。君奉天抬頭去看他,這人眼神閃爍中,多少還是有些心虛的。

一陣兵荒馬亂,連醫護人員都上來幫忙了,才總算將玉逍遙送上了救護車,其中一個護士問,誰要陪同時,君奉天自然義不容辭地站出來了。這會兒他一摸身上,發現除了手機之外什麼都沒有帶,跟着下來的非常君與他面面相覷,一時半會兒沒能消化君奉天半夜來找玉逍遙卻忘記帶錢這個事實。走在最後的地冥冷笑一聲,態度輕蔑得不行,大有跟過來看笑話的意思,手上卻拿了個及時救命的錢包。

他們之中,只有地冥這人,身上現金帶得最多。

他似乎病態地喜好着紙質的錢幣,對於信用卡或者手機支付一類的嗤之以鼻,玉逍遙就嘲諷過他是不是還要把收入都提現出來用個保險櫃鎖好才舒服,地冥通常用“像你這種一天到晚靠人別人替你埋單的不懂眩者的浪漫”諸如此類的諷刺还以顏色。

但是,這會兒,他掏出的這一沓現金,著實成了他玉逍遙的“救命錢”。意識到這一點的地冥,心情愉悅,連帶著君奉天都看得順眼了,竟和顏悅色地說道,“還錢的事,就等你搞定這折騰的傢伙再說吧,君奉天。”

君奉天感激地看了一眼,接了錢連忙跟著上車。這會兒玉逍遙躺在醫療床上,看起來都被搗騰得奄奄一息了,見怪不怪的醫生情態冷漠地數落着他,現代的年輕人都這毛病,不好好愛惜身子,之類之類的話。他扭頭看了一眼,宿舍大樓前,末日十七和非常君還站在那兒,遙遙地望著他們,回過頭來,玉逍遙扯了個慘淡卻討好的笑容,彷彿為了叫他放心。

他一路飛奔過來,懸在半空中,狂跳不止的心,這才勉強鎮靜下來。


5


君奉天從來沒有考慮過,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玉逍遙的,好像等他有意識的時候,這份感情如野蔓瘋狂滋生成長,盤踞在他心窩,根深蒂固,難以自拔了。

認識玉逍遙是個說不上特別,也不算平凡的契機。

他與玉逍遙曾經是一個高中,他在一班,對方在二班,在兩個人真正有了點頭之交以前,他就知道這個人了。他猜對方也一樣。因為他們兩個人常年不相上下地,以總分數相同的成績並列年級第一,從高一的校統考到高二的市統考,甚至高三的幾次模擬考,連身邊的同學朋友都會在考前調侃,這回你該不是又要和隔壁班的玉逍遙“心有靈犀”了吧?

實際上他的文科綜合一向要強一些,玉逍遙則偏重數理,兩個人各科的成績拿出來比對都有個高低上下,不知道為什麼加起來居然就又是同分。這麼默契,都有人說他們不認識認識絕對浪費了這樁緣分。可惜那時候君奉天心高氣傲得不行,他與普通的同學尚且劃出了壁壘分明的距離,更何況是這麼一個顯而易見的“競爭對手”?君奉天從來沒有打算,在任何場合,以任何形式同玉逍遙攀任何的交情。

直到高二上學期那一年,他們報了學校的圍棋社。

說起來都是綜合素質教育惹的鍋,為了增加學生的課餘生活,連他們這種向來只抓成績其餘一概不理的重點中學,也總算網開一面組織了些“課外娛樂”。對於家庭氣氛向來拘謹的君奉天來說,圍棋確實能夠作為少數入得了他父親法眼並且可以容忍的娛樂,學校轟轟烈烈辦起了社團,君奉天想都沒想就立刻報名了,溫習曾經為數不多的玩樂時光之餘,也權當緊張課業中的忙裡偷閒。

沒想到,就是這樣,他反而見到了一直以來在他有意無意避開的玉逍遙。

往後的日子,前有成績不相上下的奇妙緣分,後有棋逢敵手的低頭不見抬頭見,君奉天心底里就算再有抵觸,也維持著兩個人不咸不淡的交往。對比之下,玉逍遙稱得上熱情得過分,絲毫看不懂旁人的臉色,他似乎覺得君奉天整個人都很有意思,激發了他極大的興趣,課間時不時就能夠看到他鳥兒似地飛出自己班級的門,跨過整條走廊去找君奉天。或許只是聊兩句天,或許只是分享一個零食,好像都是天大的事,值得他放棄最要緊的可以用來複習的十分鐘。

久而久之,君奉天有點習慣他了。

真正糾纏不清的日子,自大學開始的。

高考後,玉逍遙只看了一眼君奉天的志願學校,便想都不想,填了個一模一樣的交了上去。一想到平日自己維持的不過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往後四年卻恐怕要在離家千里的地方朝夕相對,君奉天就有種莫名的恐懼。可他還能怎麼辦,玉逍遙都笑著跟他說,奉天,我們以後可以一個大學了,你不開心嗎?他望著那雙滿懷期待的眼,還狠得下心腸戳破這個“他們很要好”的謊言,告訴對方,其實他們關係真的沒有好到這種地步。

君奉天做不出來,只好昧著良心,敷衍答道,還好吧。

而後,君奉天都忘記具體是怎麼樣開始的,他的生活裡,充斥著越來越多的玉逍遙,從第一學期被拉著一同進了兵乓球社拼學分,到往後他們的支付寶上互相借了又還還了又借的金額一團麻似地曖昧不清,到忽然有一天他給這個人設了專屬鈴聲,到他竟會在仔細思考著畢業後未來的日子時也將對方給算進去計劃裡頭……所有一切的事,在他最初放任那一刻,就變得完全一發不可收拾。

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發現,他喜歡玉逍遙喜歡得不得了,已經到了,如果他生命中必須要有這麼一個人的話,這個人一定就是玉逍遙的地步。

然而,這一切,玉逍遙都不知道。他固執地認為他們兩個就是很好很好的兄弟,哪怕身邊所有的人,都對玉逍遙所認知的“兄弟情”嗤之以鼻。他們總說,這世上沒有這樣的兄弟,你一個電話,君奉天什麼事情都能夠陪你去做。玉逍遙笑得驕傲,目光亮閃閃地,炫耀一般,輕而易舉地反駁,“因為奉天就是那麼好,我們就是這麼好。”

有時候,君奉天很想告訴他,他也是有私心的。

可是,他認為這一切都還不是時候,他們還有很多的時間像現在這樣地在一起,他們之間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考慮,因為他還沒有準備好,恐怕玉逍遙更沒有。如果他真的要與玉逍遙攜手一生,他會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是好的。

直到這一刻,玉逍遙不得不因為他糟糕的腸胃而住院,他陪在病床邊,君奉天忽然覺得,這世上令人措手不及的意外太多,也不是任何事情都能夠有所計劃按部就班。就像玉逍遙本身,就是他生命中最猝不及防的一個意外。


=

故事設定裡,三乘是一個寢室,綽號的由來未來有機會應該會以另一種形式提到,或者直接出現在 @浮云梦枕 的三乘塑膠花友情梗裡XDD三乘的寢室還有一個終日不見人影的鬼麒主,因為不見人影,所以基本默認不存在。小默雲和奉天住一個寢室,二人寢室的環境要比四人的好一些,主要是學院的關係。奉天和小默雲讀的都是商學院,贊助特別多,三乘讀的是一般的學院,各自專業都不同,不過三個人未來職業跟專業都沒什麼關係了,不會詳細描述。

然後未來的故事,地冥目前是大神級別的網絡寫手,手握大IP靠著版稅都能吃一輩子的那種,覺君會開餐飲店並且當美食UP主,逍遙就是遊戲主播,號稱“月入百萬”(實際上也是有啦)。奉天繼承家業,分分鐘幾百萬上下。關於這個,以後會有個專門的論壇體寫到,就不細說了XDDD

師兄弟的由來是因為他們混完第一學年的學分之後,都加入學校圍棋社了,然後逍遙奉天和小默雲都跟一個棋手學過,師兄弟三人就是這麼來的了。圍棋的話,三乘也有在,地冥風格就是特別喜歡布很複雜的局,不小心把自己繞進去了就會翻車,天跡就是仗著自己心算能力強,天馬行空想怎麼下就怎麼下,偶爾會有非常出彩的對局。奉天的棋風跟本人表現在外的個性非常不相符,具有非常強烈的攻擊性。平時其他事他都會讓逍遙,唯獨下棋不會,一來水平沒到沒法讓,二來下棋是奉天當初少有的娛樂,這方面覺得旗鼓相當才好玩。小默雲就是中規中矩下棋下到下一步怎麼走都會被判斷出來,覺君初學者下得特別慢,棋路溫吞,想太多的地冥有時候就會被對方簡單的下法坑到,表示非常君這個人口蜜腹劍包藏禍心。所以地冥最不喜歡和君奉天下,其次就是和覺君XDD

大致就是這樣!我喜歡三乘塑膠花友情梗,往後可能也會繼續有,塑膠花的意思就是:就算假的,也永不凋謝。這樣的友情也是很動人了!

评论(14)
热度(83)

© 一片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